第64章 弟子多学捞摸_求道诸天:自玄黄开始
笔趣阁 > 求道诸天:自玄黄开始 > 第64章 弟子多学捞摸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4章 弟子多学捞摸

  “师父!师父!弟子诚心朝礼!诚心朝礼!”

  台下石猴高呼,洛姜知是何人,却不曾想是此时来。

  他看着面前须菩提祖师,道:“台下那猴儿可是来拜师的,道友真是好福气!”

  须菩提祖师神秘一笑。面向台下那猴王,道:“这台上有二人,你要拜谁为师?是老道,还是这位天尊?”

  猴王一愣,见这两位仙真。

  说话的,是老寿真仙,身是无垢姿,庄严法体,面带慈祥。手持一杆清净浮尘,时时清尘埃,勿使道心蒙尘,端是有道全真,神仙之流。

  另一位,是少子道仙,道袍道靴,头扎道髻,清秀俊美少年身,手捏一枚青珠。这是尊道仙,。猴王只觉得他身缠万道,抬手间元气激荡,好似大道之主,宿命掌者。

  那道仙,似乎是什么天尊?

  猴王在人世间学习过,也知什么是天尊,那在神仙当中也是最贵者,不是随随便便修行人能媲美的。

  这猴王眼睛咕噜噜乱转,可见其机灵。

  他道:“祖师在上,弟子诚心朝礼,只想学个长生不老法子。您是老寿仙,那位是大天尊,都是能全念想的仙真,怎能施弟子选师?”

  “您二老不论是谁,收了弟子便是,全无二话。”

  “好你个滑头!猴机灵!”须菩提祖师笑骂道,“你当这拜师是何事,便甩给我二人,也不怕我与道友一恼,将你扫出门去!”

  洛姜脸一板,也是如此:“你当我与须菩提祖师是何人?再言此话,便断你仙缘!”

  猴王他猴头猴脑,机灵心敏,听出二仙不是真动怒,只是作个样,暗自嘻嘻一笑,却也应和,伏地磕两个响头。

  “祖师天尊莫恼!莫恼!弟子猴性深,轻慢二位,是弟子不是。”

  须菩提祖师把笑一展,与洛姜道:“这猴头有趣,有趣!洛道友,你可有心思陪我教一佳徒?”

  嗯?

  洛姜心思一动,他知下面猴子原本的因果,但这等混乱世界,那熟悉的因果能有多少作数,他是不得而知了,便如此时一般。

  美猴王拜师须菩提时,可没有一位少年天尊啊!

  占一位,教神通,那便是因,日后种种皆是果。洛姜思索种种,自觉只好不坏,倒无不可,还能够主导因果变换,何乐不为?

  “贫道自无问题。”

  洛姜悄然间变了自称,向须菩提祖师道:“只不过,这猴头到底是何想法,却是要好好一看。”

  猴王行俯身大礼,不曾抬头,不听声响,不知究竟何形式,内心虽然有了把握,但还是有些慌乱,深怕两位仙真真把自己给扫出门去。

  “抬起头来。”

  他只听一道温润如玉的声音响起,是那天尊开口,便抬起头,跪在地上,一双明亮眼睛盯着那瑶台之上的二仙真。

  须菩提祖师问:“你是哪方人氏?且说个乡贯姓名明白,别做无根之人。”

  猴王回道:“弟子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水帘洞人氏。”

  须菩提一听,便将衣袖一振,道:“赶出去!他本是个撒诈捣虚之徒,哪里修甚么道果!”

  猴王慌忙磕头不住道:“弟子是老实之言,决无虚诈。”

  “你若是老实,怎么说东胜神洲?”须菩提祖师道,“那去处到我这里,隔两重大海,一座南赡部洲,如何就得到此?”

  “弟子飘洋过海,登界游方,有十数个年头,方才访到此处。”

  “如此讲来,你是逐渐行来的。”

  须菩提祖师闭了口,换作洛姜,问道:“你既然是花果山水帘洞人氏,一身猴相,那可曾有个姓名?”

  猴王反问道:“甚么姓名?”

  “便是你父母之姓,取得一名。”洛姜一指张良小童,“便如这位小童,父姓为张,取一名为良,这名字便是张良。”

  猴王想来,道:“我无父无母,只记得那花果山上有一块仙石,其年石破,我变生了,无甚姓名。”

  “倒是在花果山中,猴子猴孙都称我一声美猴王,却不知算不算姓名?”

  “不过是个诨号,算不得姓名。”洛姜摇摇头,道,“须菩提祖师,便由你为这猴头取个姓如何?”

  听这话,须菩提祖师脸上灿烂一笑,仿佛落了什么天大好事似的,洛姜更从其中看出一丝丝之前那股恶趣味来。

  就仿佛再说,这可是你让给我的,不要反悔。

  ‘我能反什么悔?’洛姜心中道,却又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你倒是个天生地养的,且起身。”须菩提祖师道,“走上两步给我看看。”

  猴王纵身跳起,拐呀拐的走了两遍。

  “你这身躯鄙陋,像个咬松嚼柏的猢狲,我便与你就身上取个姓。”

  须菩提祖师浮尘一挥,便在空中以云气写了一个“猢”字,道:“我的意思,是叫你姓‘猢’,这字去个兽旁,便是一古一月。古者为老,月者为阴,老阴不能化育,教你姓个‘狲’倒好。”

  一扬,将那“猢”字打散,又是个“狲”字,然后将个兽字旁抹了,剩一个“孙”字。

  “这字去了兽旁,一子一系。子者为儿男,系者为婴细,合婴儿之本论,便教你姓‘孙’。”

  猴王听了,满心欢喜,眼珠一动,道:“多谢祖师!多谢祖师取姓!”

  “如今有姓,便向天尊乞赐个名字,却好呼唤。”

  洛姜一笑,这名本不该他赐,不过问到了,那他便赐了。

  “鸿蒙初辟原无姓,打破顽空需悟空。你既然得了祖师赐姓,我便将这句道诗末尾的两字,也就是‘悟空’赐你作名。”

  “孙悟空!孙悟空!孙悟空!”

  猴王,也就是孙悟空念了三遍,面色大喜,抓耳挠腮现猴性,然后便又跪倒在地道:“弟子在人世听过一个词,叫师长如父。今日,祖师赐我姓,天尊赐我名,不必浑浑噩噩在这世间以诨号示人,两位做了父母事,便是弟子父母。”

  “而这师长如父,祖师天尊是赐我姓名之父,那便是我师长。”

  “祖师师父,天尊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言罢,便是当当当三个响头,先是那须菩提祖师,然后又是当当当三个响头,是那天尊洛姜。

  见了此场景,洛姜是哭笑不得,只觉得这猴头实在滑的很,却是不舍得扫出门去,更不要谈他还要以此建因果,便受了。

  须菩提一抚胡须,浮尘一挥,将个“孙”字扫散,脸上一笑。

  “如此也好!也好!”

  “不过——”

  须菩提祖师拖一个长音,呵呵一笑:“这孙悟空,是你姓名,更是法号,我再给你起一姓名,轻易不得说,日后若惹了天大祸事,再将这名喊出便可。”

  “你是那仙石仙胞,承姓,是洛姓,河图洛书的洛字。”

  “再取一名,为求仙,是你心中长生念想。”

  “这姓名,便是洛求仙!”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335.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335.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