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我注三藏经,残经再注我_求道诸天:自玄黄开始
笔趣阁 > 求道诸天:自玄黄开始 > 第73章 我注三藏经,残经再注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3章 我注三藏经,残经再注我

  五行神通,五指山!

  这一式神通,若按永生界讲,算是门武道神通。那方寒前期也有类似的手段,便是遮天魔手,一门神通,用种种宝材炼制一只魔手融进手臂当中,神通大成不说,威力也是极大。

  而洛姜这一门五指山,演化成神通,似乎走的便是这个路子,还是拿如来佛祖做炉鼎炼就出来的。

  “当日天尊与我等打赌,断我一臂,幸有三皇圣人小胜一局,你便将这天尊玉臂作赌资,植进我血肉当中,一晃,便是两会岁月。”

  如来佛祖轻描淡写的将断臂之仇讲出,完全不在乎这等伤身之苦。

  “天尊也莫在意,这些岁月,我参悟佛法,领悟玄机,你这只玉臂当中的神通妙法我也算是习练过,且纯熟。今日断掉玉臂,再生一臂,将神通铭刻,也不差些什么。”

  说话间,他左手一张,凌空压下,五行化生,天地元气疯狂暴动,真有那神山天降、镇压一切的韵味。可见如来佛祖所说无错,他是真将这门神通习练,且习练纯熟,等若再造一条玉臂。

  洛姜轻颔首,将玉臂接过,便镇压在玲珑棋盘当中。

  如来佛祖见那棋盘,眼皮微不可查的一跳,又道:“如此讲来,还有一样物事需天尊观,当日种种皆断,才好再启赌约。”

  “是何物事?”

  只见如来佛祖右手轻摄,似乎从极远之地将什么东西摄拿过来,便见万卷璀璨琉璃的经卷宝书落在四周,堆砌整齐。

  《菩萨经》、《首楞严经》、《金刚经》……

  《太上老君开天经》、《说常清静经》、《灵宝度人经》……

  《论语》、《尚书》、《春秋》……

  虽言万卷经,实际不止,这经卷宝书三教皆有,各家经典尽数存于一体,甚至是兽皮残本誊抄的抄本,当世未出的经典,都已经在此处存在。

  “昔劫,我与老君、孔圣三人编篡经学,三教精髓汇于一体,便是大道源流、经卷之首,自此三教成一家。”

  “孔圣不修神通法力,不得超拔,每劫不过百年便寿尽,只是种下一种子,故而此等经卷他不曾掌管。而是我与老君二人于亥会之末,随意挑一事作赌,胜者于下一天地管此经卷,行传道天下,渡世人之事业。”

  “于我这灵山之时,便称三藏真经。”

  合着是这么个三藏真经啊!

  “只不过。”洛姜施展法力,将一薄薄的绢帛书摄来,“太上言道论德求己经?道门之中,缀太上名的经卷,可曾有此经?”

  “太上言:先贤尚有一言,道可道,非恒道,道随时移。世间无永恒真道,何况先贤言?古者不明,尚以道称之,今人言道,无名称之,莫不如古者乎?

  余惶恐:古之圣贤,求道……”

  这绢帛书上,不过两章经文,一篇总章,一篇道名章,正文如求学,一人问,太上讲,讲的是何为道之名。

  如来佛祖微微一笑,摇头道:“此经卷,非我三家言。”

  “嗯?”

  洛姜这就来兴趣了,这经卷文章,言道,缀太上名讳,不是道门经文,三家之言,还能是谁家的?

  “过去,有一人,闹天宫,闯三清境,打上灵山,玉皇钻桌底,老君倒栽葱,还断我一臂,最后遍观三教卷文,留下此等残经。”

  “天尊,你说此人是谁?”

  你问我此人是谁?

  我说是孙猴子你信不!

  洛姜就纳了闷了,自己这未来到底是做了什么大事,活生生做了一回闹天宫的齐天大圣?

  不对,孙悟空还被压五指山了呢,他这连如来都打了,将五指山的神通用如来佛祖之躯作炉鼎蕴养……

  等等!

  如此讲来的话,以后那压猴子的五指山真就是大五行术的变化?

  山为五行大灵根,镇压齐天大圣爷?

  徒儿,是为师坑了你啊!

  “世尊就不要取笑我了。”洛姜羽扇颜面,尴尬一笑,“那佛母、罗汉不知,你还不知吗?”

  “自是知的。”

  如来佛祖嘴角含笑,道:“那日你传道,明言自己乃是未来者,身在未来,此为过去时空一维度,我等自是知的。”

  “天尊还曾与我等言说,若过去至现在之人,为过去者,未来至现在之人,为未来者。”

  “不过此世界一元轮回,混沌重开,也无甚过去未来之力,横跨不了天宇宙光,成就不了这两类体质。”

  未来者?

  未来者!

  洛姜心中一道灵光闪过,此前最大的困解,也就是未来过去贯穿的手段为何,有了答案。

  他身上如今有一底牌,威力绝伦,更是象征一条修行体系,那便是大日乾坤剑术的本命剑器,是《圣王》当中的王品气功。

  而在圣王里,有三千特殊体质,其中有两种涉及时间空间奥秘的,便是过去者与未来者。

  虽然未来者不入前三甲,甚至可能前十都进不去,中期未来世界入侵现在仙道时代更是兆亿兆亿的出产未来者,却不代表这一体质弱。

  诛仙王图出场,至死都没个正经名字的黄衣寸头青年,便是这等体质。

  当时所言,此等体质以穿越之时为节点,身躯立足未来,穿越过去,那具身躯不过是过去时空中的一个维度,片段罢了,还不属于过去的时空。

  被灭杀掉的话,便会在命运之下返回正轨,也就是未来的那个穿越节点,大不了是将过去所获的种种机缘、提升尽数舍了便是。

  而且,还能再度穿越回去。

  他身负诸天钓竿,机缘无限,永生界垂钓时甚至得遇神象镇狱劲这等无上大机缘,未来钓上一个未来者体质,不无可能。

  不,按现如今这种种情形,怕是必然。

  想透此中关窍,洛姜再见四周经卷,问如来:“如此讲来,这便是我留世尊你处的最后一样物事?”

  “正确来讲,是遍观三藏,三教入眼的机缘。”

  世尊手结莲花印,四周经卷翻开:“天尊你当日遍观此地诸经,注三藏,枯坐三日,明了己身之道,著此残经。”

  “天尊留下一言,来日过去身现之日,叫你再观此地诸经,一卷残经,早日立道。”

  观经立道?

  洛姜想起须菩提祖师当日所言的那永世太上道,心中一动。

  “如此,便多谢世尊了。”

  ……

  一连三日,洛姜于娑罗双树下观经明法,与世尊讲法演道。

  不施神通,不动法力,只是道理的修行。

  三洞道藏,入了心田间。佛门真意,酝酿心海中。四书五经,立在心德中。

  三教经卷心中流淌,有一世尊解惑论道,还有一卷残经作总纲统领。洛姜只觉得心中有模糊道理诞生,好似要凝结成一枚道心来。

  “过去已逝,现在辉煌,未来不定,此为三世之理。”

  洛姜轻叹一声,神魂法体出窍,全身上下道气盎然,念头淬炼,形体变换,由过去佛陀金身之像,再变白牛大自在天像,最后一个变化,成道尊体。

  由佛入魔,由魔成道。

  他心中道理再上一层,能以道理辩败罗汉果,魔理更是已经能魔染菩萨果。

  他的道理,是参悟浮黎始青大金丹中的核,小宿命术的宿命气息,作一核心,再体悟三教经卷,外塑道表,成一不灭之道。

  虽然微弱模糊,但已有“永世”意味。

  “此为我注三藏经,残经再注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335.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335.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