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二更】故意的?...)_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笔趣阁 > 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 第一百零一章(【二更】故意的?...)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零一章(【二更】故意的?...)

  路穗穗无言,哪有人这样直接问的。

  她捧着柠檬茶又喝了口,故意问他:“要是我拒绝呢?”

  听到这个回答,裴之行认真思考了起来。

  “拒绝?”

  “嗯。”路穗穗心虚回答。

  裴之行撩了下她贴在脸颊的头发,贴靠在她耳边,一字一句说:“那我只能爬窗。”

  路穗穗:“……”

  裴之行看她,笑问:“想看我爬窗吗?”

  “不想。”路穗穗哭笑不得:“裴总,你就不能注意点形象?”

  裴之行“嗯”了声,坦坦荡荡回答:“不行。”

  进女朋友房间比较重要,形象什么的,都是身外之物。

  路穗穗哭笑不得,“知道了。”

  她看裴之行,温声道:“要是太忙了可以不用来的。”

  裴之行知道她是怕自己太累了,他颔首:“知道。”

  在剧组陪到路穗穗要补妆拍下一场戏,裴之行跟孔毅然一行人打了个招呼,便带着杨向明走了。

  季明津也一样,一同离开了。

  他们都不是闲人,特别是裴之行,刚回国要处理的工作积压了很多。

  下午,路穗穗和裴之行的热搜还在微博上挂着。

  两人倒是也没太在意,没买水军,更没撤热搜,就准备顺其自然升降。反正他们公开了恋情,夸还是骂,都是网友的自由。

  在裴之行走后,路穗穗也收了心,安心拍戏。

  不知道是着急早点回酒店还是怎么,她今天发挥超常,好几场戏都一次过。

  这惹的孔毅然逗她,“穗穗,你这是男朋友给你补充能量了?”

  路穗穗:“……啊?”

  孔毅然揶揄:“下午三场戏都一次过,发挥不错。”

  他点头道:“看来以后要多喊你未婚夫过来探班才好。”

  路穗穗噎住。

  她只是想早点收工,早点回酒店而已!

  当然,如果一定要说有裴之行的因素在,好像也是可以。

  听到这话,喻夏也逗她:“确实。”

  她说:“以后让裴总有空就来我们剧组逛逛。”

  路穗穗凑在喻夏耳边,小声嘀咕:“那让季总也多来。”

  喻夏:“……”

  她立马闭嘴了。

  冤冤相报何时了。

  晚饭是在剧组吃的,路穗穗自从当演员后,晚饭很少自由自在吃很多,她会吃,但晚饭不怎么吃碳水,吃了份蔬菜水果沙拉,便可以了。

  休息了会,晚上的戏继续。

  晚上,路穗穗跟江煦要拍两场戏。

  江煦下午是看到热搜了的,也知道裴之行过来探班了。他到片场时,还能如常跟路穗穗聊天,“男朋友走了?”

  路穗穗一愣,笑说:“回公司了。”

  江煦颔首,了然的没再多问。

  两人在开拍前对戏,结束后便进入到各自角色里,分外的专业。

  看路穗穗和江煦演对手戏,作为现场的工作人员和导演等人来说,都觉得挺享受的。

  路穗穗的演技算不上是特别特别好,但她很灵,她好像知道镜头需要什么,知道观众需要的是什么。

  虽然偶尔也会卡,情绪会表达的不到位,但只要磨一磨,她总能找准感觉,然后给出让人惊艳的表演。

  至于江煦,他演技本身就好,在跟路穗穗拍对手戏时,他偶尔还能超常发挥。

  演技稳定又有代入感的演员,路穗穗是一个,江煦也算一个。

  他拍戏没架子,什么情绪什么表情都能给出来,让孔毅然对他刮目相看。

  如果后期还有合适的角色,其实孔毅然还挺想让江煦和路穗穗再搭一次戏的。

  ……

  这一天忙忙碌碌,收工时已经是十点了。

  路穗穗又困又累还热,在孔毅然说收工的时候,她整个人就废了。

  “好累。”

  她靠乐乐身上,闭着眼睛说:“乐乐,我不想走路了。”

  乐乐:“……那我让裴总过来背你?”

  “……”

  路穗穗猛地睁开眼,“我手机呢?”

  乐乐递给她。

  路穗穗点开,手机里有裴之行大半个小时前发来的消息,告诉她他现在从公司走,估计要十一点多才到,她收工回酒店了可以早点睡。

  路穗穗看着,想了想回了句:「我刚收工。」

  回完,她顺便给裴之行发了房间号。

  做完,路穗穗回酒店。

  拍摄的地方很脏很乱,但酒店还是很好的。虽不是市中心的高档酒店,但也是他们拍摄附近最好的。

  回到酒店,路穗穗机械性卸妆洗漱。

  她全部收拾好的时候,裴之行还没到。

  路穗穗也没催他,翻开剧本看明天要拍的戏份,边看边打哈欠。她是真的有点儿困了。

  看了半小时,裴之行还是没来。

  路穗穗的台词什么的都已经要倒背如流了,她没再看,抽出手机玩了一会。

  微博上,两人白天的热搜热度已经降下来了,在尾巴处挂着。

  路穗穗点进去看了看,发现狗仔发的那条微博已经好几万评论和转发了。

  她扬眉,很是意外。

  她点开看了看,不意外也是跟中午那会看到的内容差不多,全是吃糖的小粉丝。

  路穗穗看着,自己脸上也挂了笑。

  正看着,夏莉电话来了。

  “还没睡?”

  路穗穗:“嗯。”

  夏莉莞尔:“早点睡,不过你没睡正好,我有点事跟你说。”

  路穗穗:“你说。”

  “之前你拍戏紧张又住院的原因,《耀眼之星》那边找了其他人代班,但过几天他们要录半决赛了,想邀请你过去,你看你可以吗?”

  之前路穗穗签约,因为她出事的缘故没办法再参与录制,新影这边出面交涉,跟戏份不那么紧的宁拓商量后,让他去了。

  路穗穗换成宁拓,节目组一点不亏,自然也就同意了。

  当然,当时宁拓粉丝闹了下,觉得路穗穗去不了的让宁拓去,这两咖位不在同一线上,新影也太过分了吧。

  谁也没想,宁拓直接发了微博,说是自己空档期,再者路穗穗也帮过他忙,他帮朋友一个忙有什么?

  他还反问粉丝――还是说大家不想看见我上综艺?

  宁拓进圈以来,一直都在拍戏,他鲜少上综艺,偶尔会上上访谈节目。

  每一次,粉丝都翘首以盼。

  他这样的问题一出,粉丝自然要表达自己内心深处想法。他们没有的,他们无比期盼他能在综艺上露脸,没有粉丝不想看到他。

  因此,这事也就这么解决了。

  再者,因为宁拓帮忙,新影给了宁拓一个高奢品牌的代言。这个品牌,是季明津亲自去谈下来的,原本品牌方那边定的人是另一娱乐公司的一线男星。

  当然这个也只是营销号在说。

  具体是因为宁拓答应去《耀眼之星》救急才给他,还是因为他本身就厉害,新影本来就想把这个资源给他,谁也不知道。

  路穗穗看了看自己接下来的戏份安排,思忖了会道:“我明天问问孔导再跟你说?”

  “好。”夏莉道:“那边也就是想问问,还想你能参加炒炒热度。”

  路穗穗自然明白。

  她笑了笑:“谢谢他们这么看得起我。”

  夏莉扬眉:“没什么事,对了,我给你发了几个剧本,有空看看。”

  路穗穗:“……好。”

  夏莉:“电影电视剧,只要是你喜欢的就行,我们不强求。”

  “知道。”

  夏莉没多说,叮嘱她大夏天注意别中暑,便挂了电话。

  路穗穗收到她发来的剧本文档,正想看,门铃声响了。

  路穗穗眼睛一亮,飞快跳下床跑到门口。

  她低头,正想问是不是裴之行,手机里先收到他消息:「开门。」

  门打开,路穗穗仰头望着他。

  她刚打了好几个哈欠,瞳眸湿漉漉的,看着格外楚楚可怜。

  脸上素颜,酒店房间灯光映衬下,她显得尤为的白皙动人。

  裴之行看着,心念一动。

  他侧身进房,顺手把房门关上。

  路穗穗又打了个哈欠,说话的语气不自觉变得娇嗔:“好晚了。”

  她在跟裴之行撒娇。

  话音刚落,她的手腕被人握住。

  路穗穗还没反应过来,人被裴之行抱住,放在了一侧的鞋柜上。

  酒店设计好,套房的入门处有个鞋柜,专门给客人放鞋的。高度刚刚好,太适合路穗穗和裴之行了。

  路穗穗错愕看着裴之行,“你――”

  话还没说出口,男人似有些急躁难耐,准确无误地含住她柔软红润的唇瓣。

  从去片场探班看到她那一刻,从她亲裴之行侧脸那会起,他就在想这件事。

  但碍于当时片场人多,裴之行克制住了。

  可这会房间里只有他们,裴之行觉得他不用再克制,不需要再压抑自己的情感自己内心涌起的冲动。

  他撬开她的贝齿,勾着她的舌尖缠绵。

  吮吸,舔|砥,深吻。

  来来回回,进进出出。

  路穗穗刚洗过澡,身上很香,是浅浅淡淡的铃兰花香,还有绿裙摆的香水味,特别好闻。

  裴之行勾着她的舌尖,从急躁到温柔,细细品尝,像是在品尝什么美味食物一样。

  可偶尔,又会让路穗穗有种被掠夺的感觉。

  他吻的好深,好凶。

  ……

  路穗穗被他抱在鞋架上,身体被他一只手扣住,根本无法动弹。

  除了回应,路穗穗不知道自己还该做什么。

  或许是之前她言语撩拨的太过,裴之行今晚亲她,一点也没有收敛的架势。

  路穗穗被他吻的喘不过气,下意识地想躲,手不自觉地勾住他脖颈,趁着他不注意,轻咬了下他的舌尖。

  裴之行吃痛,目光幽深地往后退了退,望着她。

  路穗穗喘着气,双颊坨红,双眸漉漉望着他,声音轻而软,“喘不过气了。”

  接过很多次吻,但在换气这件事上,路穗穗还是生疏的。

  裴之行看她这样,更是心痒难耐。

  他有些心猿意马,低头再次寻上她的唇,温柔地吻着。

  “穗穗……”

  路穗穗脸红的要滴血,含糊答应着,“嗯。”

  裴之行看她这样,眸子里闪过一丝笑。

  他将情|欲往下压了压,嗓音沙哑问:“明天几点要到片场?”

  路穗穗被他吻的晕头转向的,晕乎乎回答:“好像是九点。”

  “……”

  裴之行顿了下,又咬了下她嘴唇。

  路穗穗吃痛,皱眉看他。

  裴之行深呼吸了一下,将人从鞋柜上抱了下来进房。

  路穗穗倒也没拒绝他。

  她勾着他脖颈,被他放在床上。

  就在路穗穗以为还要发生点什么时,裴之行抬手揉了揉她头发,沉沉道:“我去洗个澡,你困了就先睡?”

  “……?”

  路穗穗懵了下,目光从上而下,又往上,落在他脸上。

  她忍着羞赧感,想着自己刚刚不小心碰到的那一处,他明显起反应了。

  她红着脸,低声问:“不……继续了?”

  裴之行神色一顿,灼灼看她,“想我继续?”

  “……”

  路穗穗没吭声,盯着他充满欲|念的眼睛看。

  她直勾勾的,意思很明显。

  继续也可以。

  裴之行盯着她半晌,喉结滚了滚,沙哑道:“继续什么?”

  路穗穗怀疑他故意的。

  她主动地往他怀里贴过去,含糊不清说:“她们说,憋久了也不太好。”

  裴之行瞳仁的颜色好像更深了。

  他问:“她们是谁?”

  “就是……网上看的。”路穗穗糊弄他,“我其实可以――”

  “下次。”

  裴之行捂住她的嘴,不想听她说了。

  他怕自己再听下去,真的会忍不住将人拆吃入腹。

  她明天还要拍戏,不方便。

  路穗穗瞪圆眼看他,不懂他这是做什么。

  裴之行看她这样,眸眼沉沉,喉结上下滚动着,“今天不合适。”

  他低头,在她额间落下一个吻:“我去洗澡。”

  “……”

  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路穗穗躺在床上,隐约好像还挺多了男人的喘息声。

  她想捂住耳朵不去听,可又有些控制不住。

  就……还是有点儿好奇,有点儿馋的。

  不说裴之行,她刚刚被他亲着,也有点儿身体反应了。

  路穗穗红着脸,把自己卷进被子里。

  羞愧。

  她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以前,路穗穗总觉得自己是个性|冷淡,但现在看,她觉得不是。

  她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时,浴室水声停了。

  路穗穗下意识拿过手机看了眼,过去半小时了还是多久?她忘了看。

  又过了一会,她听到浴室门打开的声音。

  路穗穗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没动。

  蓦地,男人气息逼近,床单微微往下沉了沉。

  路穗穗正准备偷偷摸摸把手机放去床头柜,还没来得及人被抱入了怀里。

  她被裴之行抱着翻了个身。

  他洗过澡了,用的是自己的沐浴露,身上的味道和她的一模一样。

  路穗穗压下自己的害羞,抬起头看他。

  男人脸上还有水珠,模样英隽又清爽,看着年轻了好几岁。他刚刚进来时手里就有个黑色的袋子,装的是衣服。

  两人对视半晌。

  路穗穗下意识凑他脖颈处嗅了嗅,在裴之行注视下,她唇角弯弯道:“我沐浴露是不是很好闻?”

  裴之行:“……”

  他无奈,捏了捏她鼻子道:“故意的?”

  路穗穗眨眼。

  裴之行:“还想我洗冷水澡?”

  瞬间,路穗穗僵住,不敢再动。

  她下意识摸了下裴之行的手臂,冰冰凉凉的,他还真洗的冷水。

  路穗穗微窘,咕哝道:“你不早说。”

  “说什么?”

  裴之行敛睫看她。

  路穗穗对着他视线,张了张嘴说:“其实……我也可以帮你的。”

  后面几个字说的,得让人凑在她唇边才能听清。

  裴之行没听太清楚,但知道她什么意思。

  他盯着她柔弱无骨的手看着,低头落下一个吻。

  路穗穗心脏跳动又快了点。

  她看着裴之行动作,有些口干舌燥。

  男人亲着她的手指,密密麻麻的吻落下,酥酥麻麻的。

  不知为何,路穗穗忽然想到了自己上次玩裴之行手的情景,她紧抿着唇角,想阻止他,可又不太舍得。

  倏地,裴之行张嘴,牙齿磕碰在她手指处,轻轻地咬了一下。

  瞬间,酥麻感加重。

  如果不是躺着,路穗穗觉得自己已经腿软到站不起了。

  “裴――”

  一个字刚蹦出来,裴之行换了个亲吻的地方,他从她手指上挪开,唇落在她嘴角,含着亲着。再往下,亲吻着她白皙细腻的肌肤。

  …………

  “明天拍戏穿什么衣服?”

  被男人亲的脑袋发晕,猝不及防听到这一句,路穗穗懵了下说:“正常的吧。”

  “不穿裙子?”

  “嗯。”

  下一秒,裴之行张嘴咬住了她某一处的肌肤。

  路穗穗吃痛,低|吟出声。

  “你――”

  她下意识睁开眼,看到了让自己‘晕厥’的一幕。

  ‘轰’的一下,路穗穗全身上下都红了,像染了胭脂似的。

  裴之行竟然……

  路穗穗下意识别开眼,不想再看刺激自己眼睛的这一幕。

  她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话到嘴边了,一个字也蹦不出。

  不知过了多久,路穗穗身上有了印记。

  裴之行将人重新揽入怀里。

  路穗穗羞耻到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窝在裴之行怀里,感受着他的身体反应。

  好一会,她才问:“你……不用去洗冷水澡了?”

  裴之行:“别乱动。”

  他嗓音沉哑:“抱一会。”

  路穗穗还真乖乖没再动了。

  被裴之行这样亲了不知道多久,路穗穗真的困了。

  在他‘降火’时,路穗穗窝在他怀里,不知不觉昏睡过去。

  裴之行听着她均匀呼吸声,无奈又好笑。

  这种时候还能睡着,除了路穗穗也没谁了。

  他专注她侧脸,深深叹了口气。

  漫漫长夜,难熬。

  翌日上午,路穗穗醒来时,裴之行刚从洗手间出来。

  两人视线对上。

  想到昨晚那些事,路穗穗脸又红了。

  她眼神胡乱瞟着,就是不再看裴之行。

  裴之行低低一笑,朝她伸出手:“起来吗?”

  “嗯。”

  路穗穗把手递给他,下床:“你要去公司了?”

  裴之行颔首,低头亲了亲她唇角,“晚上再过来。”

  路穗穗被他亲了下才反应过来:“我还没刷牙。”

  “我不介意。”裴之行含着她的唇吮了下,手机铃声响起,是杨向明在催了。

  他微顿,目光深邃:“拍戏注意安全,晚上见。”

  路穗穗也不说让他别来的话了,她点了下头:“你到公司跟我说一声。”

  “好。”

  路穗穗洗漱出来,裴之行已经走了。

  她捞过床头柜放着的手机,正想点开给乐乐发消息,问她早上吃点什么,先看到了裴之行发来的消息。

  裴之行:「礼物在客厅茶几上。」

  路穗穗一愣,抬脚往外走。

  客厅茶几上,放着一个很大的袋子。

  路穗穗扬了扬眉,弯腰把袋子里盒子拿出来。

  她把盒子的盖子打开,里面放着的,是一条裙子。

  路穗穗诧异,拿起来看了看,隐约觉得这条裙子有点儿眼熟。

  她正惊讶着,敲门声响起,是乐乐来了。

  “诶?”

  乐乐一进来便看到了沙发上的裙子,她下意识开口:“穗穗姐,这不是你上回夸的那条裙子吗?”

  路穗穗:“我什么时候夸过?”

  她怎么没印象了。

  乐乐:“就上回你住院的时候啊,我们在病房里看时装秀,你跟年年姐在讨论哪条裙子好看哪条不好看说的啊。”

  当时路穗穗说她最喜欢这条。

  路穗穗眨眼。

  乐乐看她,惊喜道:“裴总送的?”

  “嗯。”

  路穗穗仔细回忆了一下,她没记错的话,当时裴之行在不远的沙发上处理工作不是吗?

  原来他听到了。

  想到这,路穗穗无声地弯了下唇。

  她拿起手机,浅笑盈盈给裴之行回消息:「谢谢未婚夫。」

  裴之行:「试试看合不合适。」

  路穗穗想了想:「晚上等你来了再试。」

  她想第一个穿给他看。

  裴之行:「别勾我。」

  路穗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335.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335.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