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番外】婚礼。...)_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笔趣阁 > 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 第一百二十二章(【番外】婚礼。...)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二章(【番外】婚礼。...)

  因为裴之行这话,以及严女士的能干,路穗穗还真安心当漂亮新娘了。

  她什么事都不用去考虑,更不用忧愁,每天除了吃好喝好做好美容外,便是逛街,买点婚礼或新家需要的小物件。

  因为她跟裴之行结婚的缘故,路景山直接给两人送了一套价值上亿的房子。

  房子闹中取静,并不偏僻,更重要的是,这别墅在湖心中央,周围湖水环绕,湖面还有荷花种植,荷花盛开是非常漂亮。

  湖中心跟一座桥梁衔接在一起,进来的人相对麻烦一点,但这一处非常安静,隐秘性极高,且适合过小日子。

  他们俩被喧闹的市中心吵烦时,可以来这边住。

  路穗穗在路景山给两人介绍的第一时间,便爱上了这里。

  怎么说呢。

  她觉得这栋房子所处的位置,就像是世外桃源。外面纷纷扰扰,好似都与这儿的一切无关。

  听她这么形容,裴之行深表赞同。

  这种房子他见的很多,倒不觉得有什么惊奇的,但路穗穗喜欢,那就够了。

  再者,路景山之所以给路穗穗送房子,也是想让她嫁给了裴之行,也更安心更舒心。这是她的大房子,她可以肆意骄纵,她一如既往的是路家大小姐。

  这个点,是路景山的私心。

  他希望就是路穗穗跟裴之行吵架了,吵架的家是自己爸爸送的,那希望裴之行有点自知之明,离家出走的是他,而不是穗穗。

  知道路景山这个想法时,路穗穗有点想笑,但又深谙一个父亲的心理。在这个社会上,情侣吵架,夫妻吵架,好像确实离家出走的大多是女性。

  这样太憋屈,也太不公平了。

  因为这事,路穗穗还特意问过裴之行,问他介不介意。

  裴之行给的回答是,跟她住一起,住谁的房子他一点都不介意。

  路穗穗调侃过他,问他会不会觉得自己被包|养了。

  裴之行一点也没不好意思,瞅着路穗穗道:“被你包养不好吗?”

  他求之不得。

  路穗穗无言以对,这个问题在他们这儿,根本不存在。

  婚礼前几天,路穗穗和裴之行才飞往婚礼地。

  原本,两人是想要在国内办婚礼的。但记者们实在是无孔不入,两人想要有一点小惊喜都没办法,加上路穗穗这边和裴之行那边邀请的很多人,大多都是不能在公众面前曝光的,身份特别。

  最后,裴之行定了爱尔兰这个浪漫之地。

  他特意选了一个庄园,一个充满了生机勃勃,被河流,绿草如茵环绕的一个庄园,非常非常漂亮。

  路穗穗看到的第一眼,便喜欢上了。

  两人意见一致,当下便定了下来。

  知道两人的婚礼在爱尔兰举行,不少朋友纷纷夸裴之行浪漫。

  爱尔兰啊。

  多少人向往的浪漫之地。

  不说别人,就连路穗穗,也觉得裴之行挺浪漫的。

  这个人的浪漫,总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让人猝不及防接受惊喜。

  坐上去爱尔兰的私人飞机,路穗穗还有点紧张。

  她扭头看向旁边还在处理公事的人,戳了戳他手臂,“裴总。”

  裴之行瞥她。

  路穗穗抬了抬下巴,示意地问:“你怎么还这么不慌不忙的,你一点都不紧张吗?”

  听着她这话,裴之行有点儿想笑。

  他思忖了会,低声道:“还好。”

  路穗穗:“……”

  果然,紧张的只有自己。

  裴之行勾了下唇,握着她的手,和她十指相扣:“紧张?”

  “有一点点。”路穗穗不愿意承认,但也不得不承认,她靠在裴之行肩上,咕哝道:“总觉得办婚礼跟领证不太一样。”

  这个话,裴之行是认可的。

  可能是两人内心仪式感的问题,他们都觉得只有办了婚礼,才算是真正结婚了。

  他安抚着她的情绪,低声道:“不用太担心。”

  他亲了亲路穗穗侧脸,含笑说:“有我在,就算是有未知发生的不可控的事,也全交给我?”

  路穗穗看他,盯着他英挺的鼻梁看着,点了点头。

  “好。”

  她示意,“你继续忙吧,我跟年年聊会天。”

  路年年和许礼他们要后天才过来,她现在还在剧组,没办法请太久的假。

  裴之行颔首。

  消息发过去,路年年正好在中场休息,第一时间回了她消息。

  路年年:「姐,感觉怎么样?」

  路穗穗:「有点紧张,你在休息?」

  路年年:「对,刚刚过了一场戏,导演说让我们休息二十分钟。」

  路穗穗:「累不累?」

  路年年:「还好。」

  姐妹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时间过得很快。

  到路年年要再次拍摄时,路穗穗结束和她的对话。

  路穗穗瞅着旁边忙碌的人,默默用飞机上不那么好的网速爬上微博。

  微博上,两人今天出现在机场飞往婚礼之地的消息传开了,粉丝还拍到了她跟裴之行的身影,给两人送上祝福。

  还有不少人问路穗穗,婚礼现场能不能直播,大家都想看她的婚礼现场。

  路穗穗刷着微博,唇角微微上挑着。

  能不能?

  答案当然是不能。

  她会有跟大家分享的东西,但直播肯定没办法。

  思及此,路穗穗还跟夏莉提了两句。

  夏莉:「你确定?」

  路穗穗:「嗯嗯,你到时候安排人给我拍一段vlog吧,给粉丝的福利。」

  路穗穗:「不要拍到其他人就行。」

  夏莉:「行。让乐乐给你拍吧。」

  路穗穗:「好。」

  谁拍这个,她没太大意见。

  正跟夏莉聊着,路穗穗发现旁边人突然停了下来,耳边少了键盘的声音。

  她微顿,转头看向裴之行。

  两人目光对上。

  路穗穗轻眨了下眼,迟疑道:“忙完了?”

  裴之行:“没有。”

  路穗穗:“那你停下来做什么?”

  “陪你一会。”裴之行笑说:“是不是无聊了?”

  路穗穗倒也没撒谎,点了下头说:“有点,我其实有点困。”

  但又不太能睡着。

  裴之行颔首,低问:“那我陪你去里面睡一会?”

  他们的飞机上什么都有,能舒舒服服睡个好觉。

  路穗穗:“那你呢。”

  裴之行:“先陪你睡一会,我手里头的事不是很着急,晚点处理也行。”

  路穗穗没再拒绝。

  两人躺在床上。

  路穗穗嘀嘀咕咕跟裴之行聊天,裴之行能感觉出来,她是真有点紧张了。

  他抓着路穗穗的手,陪她说一些繁琐的琐碎事。

  乱七八糟的什么都聊,也没个重点。

  到路穗穗睡着,裴之行陪她小憩一会,才起身继续忙手里工作。

  接下来一段时间,他想全心全意陪她,所以尽可能的在那之前把工作忙完,安排好交代好。

  两人抵达爱尔兰时,有专门的人过来接机。

  路穗穗之前没过来,也就是在网上看了图片,还看了严思茵他们发来的视频和照片。但照片和视频,她发现没有拍出这个庄园一半的美。

  亲眼看见,才知道这个地方有多好看,有多漂亮,有多适合办婚礼。

  严思茵看到两人,热情招手:“穗穗。”

  她看路穗穗:“累不累?”

  路穗穗失笑,伸手抱了抱她:“妈,辛苦了。”

  严思茵睇她一眼,笑道:“一点都不辛苦。”

  她问:“累吗?”

  “还好。”

  路穗穗坦言,“在飞机上睡了一觉。”

  其实睡了很久很久,中途她还醒来吃了点东西,玩了会手机看了一部电影,这才又睡着的。

  严思茵关心了她两句,看裴之行:“事情都忙完了吧?”裴之行点头。

  严思茵:“那就行。”

  她道:“还有三天,这三天你们放松一下,其他事交给我,你们安心等婚礼的到来就行。”

  闻言,两人轻笑。

  裴之行:“妈。”

  他无奈:“没有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

  严思茵挑眉:“没有。”

  她摆摆手,很随意道:“我跟你爸都能搞定。”

  裴之行:“……”

  路穗穗:“……”

  对比一下,两人仿佛是巨婴。

  也确实,这个婚礼,他们真没帮什么忙,他们只是把自己的需求完完整整地告诉了严思茵,其他的事全是她帮忙处理的。

  没事干的路穗穗和裴之行,到庄园参观了一个多小时,回了定下来的入住房间。

  庄园有房间,推开窗便能看到漂亮的风景。

  路穗穗把东西放下,没忘记拍了个视频给路年年他们。

  路年年隔了大半个小时才给她回的消息,她给路穗穗发来了无数感叹号,扬言:「我也要在这里办婚礼!!!!这儿也太好看了吧!!!」

  路穗穗:「我这就跟许礼说。」

  路年年:「…………」

  给路年年和喻夏她们分享完,裴之行带她出门玩。

  严思茵觉得两人碍事,没有需要他们的地方,两人索性出门逛逛,逛逛这座漂亮又让人向往的城市。

  两人说不插手,就真的没插手。

  到婚礼前一天,路年年一行人全都到来,晚上他们办了个晚宴。

  宋星驰主动露脸活跃氛围,瞬间,将晚宴的氛围炒热。

  路年年和喻夏都是活泼的人,激动的鼓掌尖叫,搞得像粉丝见面会似的。

  路穗穗穿着明黄色的裙子跟裴之行站在一起,两人在灯光映衬下时不时对视,眼睛里的情愫看得人,让人羡慕。

  最后,宋星驰一行人还让裴之行上台表演。

  裴之行恭敬不如从命,给路穗穗现场弹奏了一曲。不是marryme,但依旧是表达爱意的一首钢琴曲,他送给路穗穗的。

  路穗穗看弹琴的裴之行,有种说不出的满足感。

  她不知道要怎么去形容,但就是觉得很开心,很幸福。

  “裴总厉害啊!”

  路年年起哄,“再来一首吧。”

  裴之行瞥她一眼,淡淡道:“你来吧。”

  路年年:“啊?”

  裴之行说的有理有据:“你不给你姐姐送祝福?”

  路年年:“……”

  许礼和路穗穗齐刷刷转头看着她,路穗穗意思很明显,要祝福,至于许礼,完全是你不想去那我帮你。

  路年年骑虎难下,哭笑不得解释:“我准备明天表演的。”

  路穗穗笑:“今晚先表演,我们明天继续看你表演。”

  路穗穗一说,路年年立马答应,“好呀。”

  她去钢琴那边前,跟许礼小声说了句:“下回弹给你听。”

  许礼微怔,低低应了声。

  路年年坐在钢琴前,看着台下熟悉的亲朋好友们,抿唇笑笑说:“这首歌送给我姐姐,希望她一辈子都健康幸福。”

  她顿了下,看向裴之行:“也希望裴总,能照顾好我姐姐一辈子。”

  裴之行承诺:“一定。”

  在这个时候,两人不再争宠。

  他们都一样,一样的爱路穗穗,一样的希望她幸福,想给她幸福。

  不知为何,路穗穗没被裴之行感动到的情绪,在路年年这儿反倒是憋不住了。

  听着她自弹自唱,看着她时不时望着自己微笑的神情,她眼眶不受控的红了。

  裴之行看她这样,逗趣道:“我真比不过年年。”

  瞬间,路穗穗的眼泪憋了回去。

  “哪有。”

  她看向旁边的人,吸了吸鼻子说:“就是有点想哭。”

  裴之行和她十指相扣,知道她此时此刻的心理。

  不说是路穗穗,就连他也被感动了。

  路年年看似没心没肺,可实际上,她比谁都重情重义。路景山收养她的恩情,她一直都记着。

  现在,只要是路穗穗需要的,她全都能给路穗穗。

  一曲结束。

  路年年扬着唇看向他们,“怎么样,我唱的还可以吗?”

  路穗穗热情鼓掌,跟喻夏他们异口同声说:“非常好听。”

  路年年满足了。

  她从钢琴面前起身,跑到路穗穗面前要拥抱。

  “姐,送给你的。”

  路穗穗笑:“谢谢。”

  她认真道:“非常好听,我很喜欢。”

  “那就行。”

  路年年看向裴之行,“裴总觉得怎么样?”

  裴之行:“很好听,比我的好。”

  路年年有点儿小得意,“那当然。”

  她好歹也学了那么多年好吧。

  裴之行和路穗穗被她的傲娇逗笑,相视而笑。

  趁着两人没注意,路年年坐回了许礼旁边。

  “好听吗?”

  她不厌其烦地问。

  许礼“嗯”了声,“好听。”

  路年年满足了。

  “那就好。”她凑在许礼耳边小声说:“我也有送给你的,回家了弹给你听。”

  许礼低沉沉应了声,哑声道:“好。”

  他低头,抓着路年年的手说:“刚刚很漂亮。”

  两人对视而笑。

  晚宴结束,路穗穗跟裴之行得分开了。

  明天是婚礼,婚礼前一晚按照不那么正规的习俗而言,小夫妻是不能睡一起也不能见面的。

  但这两人,分不开似的。

  喻夏从两人旁边路过,好笑道:“到点了,穗穗该回房休息了。”

  路穗穗:“……”

  裴之行:“再等等。”

  喻夏挑眉:“行,那我过十分钟再跟你要人。”

  路年年:“不行不行,裴总我姐要回房间洗漱睡美容觉了,你明天需要一个漂亮新娘吧,现在把我姐还给我们,我们要去休息了。”

  “……”

  路穗穗哭笑不得,瞅着裴之行问:“去休息吧。”

  裴之行没辙,捏了捏她掌心,低语:“不用紧张。”

  他目光灼灼注视她,轻声道:“我会在。”

  路穗穗:“好。”

  跟裴之行分开,路年年跟喻夏和她挤在一起,两人说是为了让她放松一点,不要紧张,实际上就是想玩。

  洗漱过后,路年年神秘兮兮给路穗穗送了个礼物。

  “姐。结婚礼物。”

  一个小盒子装着的,路穗穗扬了扬眉,好奇不已:“是什么?”

  喻夏:“你拆开看看就知道了。”

  她也跟着拿出了一个纸盒,笑着说:“看了年年的再看我的。”

  被两人这么注视着,路穗穗拆开了精美的盒子。

  拆开后,下面还有一个盒子。

  她无言,瞅着一侧在笑的路年年,哭笑不得:“是宝贵东西吗?”

  路年年:“是呀。”

  路穗穗挑眉,晃了晃盒子里的东西,莫名有了猜测。

  片刻,等路穗穗掏出路年年给自己准备的新婚礼物后,破案了。

  “哇!!”

  喻夏惊呼:“年年你送这种大礼,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这应该让我先送的,你这送了,我都不好意思把我准备的礼物拿出来了。”

  路年年:“喻夏姐,礼轻情意重。”

  喻夏:“……”

  她指了指路穗穗手里拿到的存折,好奇不已:“这是全部资产?”

  路年年:“差不多吧。”

  她小声:“也不是全部,但确实是我这两年拍戏收到的片酬和商务活动的代言费。”

  除掉交税的,全部都在这里了。

  她说过,要养路穗穗的。从答应她的那天开始,她就在努力赚钱。

  虽然也没有别人努力,但她把从那个时刻起拿到的代言费,和片酬全都存在了一起,一分没动,全都在这里了。

  路穗穗没翻开看里面有多少钱,她晃着手里的存折,无奈道:“我当时跟你开玩笑的。”

  “我知道呀。”路年年说:“但我是认真的。”

  路穗穗哭笑不得,“这份大礼姐姐暂时收不下。”

  “不行。”路年年轻哼,“你要是不收,我就生气。”

  路穗穗:“……”

  喻夏笑说:“来来来,先让我们看看年年这几年赚了多少钱。”

  路穗穗笑着翻开,看了眼后,她合上。

  “真给姐姐了?”

  “对啊。”

  路年年道:“你不用担心我,这就是这几年的收入而已,我还有存款的。”

  她笑盈盈道:“再说了,我没钱了许礼会养我。”

  路穗穗听着,感动不已:“你把存款给我,许礼知道?”

  “知道。”路年年说:“这个还是他帮我搞好的呢。”

  她在准备这些的时候,还特意跟许礼哭诉过,说她要变成穷光蛋了,问许礼愿不愿意养她。许礼第一时间把自己的存款给了路年年。

  当然,路年年没要。

  但她知道,自己就算是身无分文,许礼也会养自己,这就足够了。

  听到她这话,路穗穗觉得感动又好笑。

  有那么瞬间,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不想收这么大的礼物,可不收,路年年会生气。

  路穗穗思忖了会,跟喻夏对视一眼。

  喻夏:“收下吧,这是年年的心意。”

  路穗穗“嗯”了声,瞅着一侧的路年年,摸了摸她小脑袋说:“谢谢年年。”

  路年年:“不客气。”

  她大方道:“你要是喜欢,我以后再多赚钱。”

  路穗穗扑哧一笑:“那我怕许礼找我算账。”

  路年年微窘,“他才不会呢,他不是这么小气的人。”

  许礼只是在自己对别人笑,对别人热情时候会稍微小气一点,他不想让别人霸占路年年的注意力,但在大事情上,他非常大度。特别是钱财方面,许礼一点都不在意。

  他能赚钱养路年年,这么多年也一直在为这件事而努力,所以他不介意路年年赚钱去养路穗穗。反正路年年有他养。

  路穗穗听她话里话外维护许礼的话,唇角往上牵了牵,瞳仁里满是笑。

  身边的人幸福,她自己都觉得幸福。

  路年年给路穗穗送的新婚礼物是存折,喻夏给她送了一套珠宝。

  她想了很多礼物,最后选了之前在拍卖会拍下的礼物,很漂亮的一套珠宝,她当时看到就觉得路穗穗会喜欢。

  除了路年年和喻夏,路穗穗还收到了很多朋友送的新婚礼物,什么都有,贵重的饱含心意的,每一件她都很喜欢。

  她真心觉得自己很幸运,拥有这么多爱自己的人。

  翌日,晴空万里。

  老天爷好像都在配合他们这场婚礼,露出了大笑脸。

  路穗穗的婚纱,是自己沟通设计出来的。

  国际知名设计师亲自为她手工缝制的复古婚纱。裙摆很大,法式肩带的设计,看上去优雅又漂亮,上半身是蕾丝编织的设计,像是一副刺绣,精美又精致,丝线编织上,还有小朵小朵的花,优雅又漂亮。

  下半身的大裙摆,以及复古泡泡褶皱,更是为这件婚纱做了点睛之笔。

  刚看到时,路穗穗也没想过这套婚纱做出来会这么漂亮。

  她被惊艳,连带着路年年和喻夏几人,也纷纷夸赞。

  真的好看。

  是很特别的一套婚纱,有种中世纪公主出嫁穿的味道,隆重却又精致,是公主,又像是女王。

  “好好看。”

  “天哪!!!”

  “穗穗你也太适合这套婚纱了。”

  化完妆,路穗穗换了婚纱出来。

  她一出现,在她房间的人齐刷刷尖叫惊呼:“啊啊啊啊啊便宜裴之行了。”

  路年年说。

  路穗穗被她的话逗笑,“那也没便宜。”

  喻夏:“真好看。”

  她道:“我结婚也要请他帮忙设计。”

  路穗穗:“好呀。”

  女人们说说笑笑的,纷纷为漂亮婚纱点赞。

  路年年颇为不舍,小声跟同是伴娘的戚书语在旁边嘀咕,商量晚点要怎么折腾伴娘们。

  路穗穗的伴娘,有路年年戚书语赵可儿和喻夏,裴之行的那边有季明津和许礼,以及江煦和宁拓。

  听到她说的那些,路穗穗忍俊不禁:“你忍心对许礼这样?”

  路年年:“……”

  她神色微僵,嘴硬道:“怎么不忍心?”

  喻夏:“那待会你上。”

  路年年:“???”

  她瞪着喻夏,不敢相信地问:“喻夏姐,你认真的吗?你不帮我吗?”

  喻夏:“我不帮,你这主意过分刁钻了,我觉得不太行。”她诚实说:“未来我也还想结婚的。”

  路年年噎住。

  其他人被喻夏这番诚实的话逗笑,纷纷出声表示:“不能便宜他们,但也不能太过。”

  路年年想了想:“那多要点红包吧。”

  她笑嘻嘻道:“反正裴总有钱。”

  路穗穗哭笑不得:“行。多要点。”

  要红包这个,她没意见。

  没一会,裴之行一行人便过来了。

  想要把漂亮的新娘子带走,自然需要花费时间和功夫以及金钱的。

  红包塞满了,季明津和江煦几个人还被伴娘们刁难,做了俯卧撑,还唱了歌。

  宋星驰不是伴郎,他是这场婚礼活跃氛围的歌手,看几个大男人唱歌困难,实在是没办法,出声相助。

  有宋星驰帮忙,唱歌这一关和体力这一关,也就这么过去了。

  季明津跟许礼出力,将自己的女朋友带走,戚书语和赵可儿两人扛不住几位男士的攻击,纷纷让路,让裴之行进了房间,看见了他的新娘。

  听到声音,路穗穗抬眸。

  裴之行衣冠楚楚出现在自己面前,依旧是剪裁有度的黑色西装,和往常他开重要会议时的打扮其实差不多,没有太大太大的区别,可这一刻看到他,路穗穗就是有点不一样的感觉。

  两人无声对视着。

  路穗穗下意识想抿唇,可又想着口红不能花,妆不能花,忍住了。

  裴之行目光灼灼盯着她看了须臾,起身走近。

  他嗓音片陈,低声问:“鞋子呢?”

  路穗穗一脸无辜:“她们藏起来了。”

  裴之行:“……”

  他直勾勾盯着她,喉结滚了滚说:“好。”

  路穗穗眨眼。

  “你不找鞋子?”在裴之行弯腰想要抱她起来时,路穗穗惊讶问。

  裴之行:“不找。”

  路穗穗茫然。

  “那我怎么――”

  她话还没说完,被裴之行打断。

  他说:“我抱你走完全程。”

  闻言,路穗穗哭笑不得。

  “不行不行。”

  她阻止裴之行,温声道:“找鞋子。”

  她说:“抱着不像话。”

  裴之行没觉得抱着有哪里不像话,但路穗穗坚持的话,他只能找。

  鞋子是路年年藏的,藏的严严实实的,不在大裙摆的婚纱下,也不在椅子和床下。

  裴之行找了一圈都没看见。

  最后,还是伴郎们出动一起,许礼在窗户边上找到的。

  玻璃窗外,有一个能堪堪放鞋子的地方,她鬼机灵的把鞋子放去了那里。

  “还是我们许导了解女朋友。”

  宁拓说。

  江煦:“确实。”

  宋星驰目瞪口呆:“年年姐你是不是太强了点。”

  路年年得意道:“那当然。”

  许礼:“低调点。”

  路年年:“哦。”

  裴之行顺利将新娘带走。

  找到了鞋子,但走出房间,去到婚礼现场的那一段,还是裴之行抱着她走过去的。

  路穗穗本来有点不好意思的,可转念一想又觉得婚礼就这一次,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她大大方方的接受亲朋好友的注视,接受他们的祝福。

  来到这儿的亲人朋友们看着他们,为他们送上自己最真挚的祝福。

  裴之行将路穗穗抱了出去,将她交给路景山。

  挽着路景山手臂朝裴之行走过去时,路穗穗觉得这段路有点长,又好像很短。

  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一刻的感受,她望着不远处在等自己的男人,脑海里忽然浮现了一个画面。

  很小时候,她爱看电视剧。

  那个时候,看到电视剧里的新郎新娘,路穗穗都会很兴奋,很开心。

  那会,她爸妈还问过她,逗过她,说等我们穗穗长大了,爸爸妈妈也这样送你出嫁好不好。

  路穗穗眉飞色舞扬着手,奶声奶气应着好。

  只是后来。

  她终归没等到。

  还没等她成年,他们就先离开她了。

  到现在,路穗穗挽着路景山有力的臂膀,她发现,这可能是上天对她的弥补,也可能是早早离开爸妈给自己的补偿。

  也或许是原主穗穗给她送上的祝福,让她来了这里,有了路景山这样爱自己的父亲。

  越往裴之行走近,路穗穗的眼眶越湿。

  她有点控制不住了,经历了那么多,她终于终于,要嫁给自己喜欢的人了。她的丈夫,正在不远处等她。

  路景山将路穗穗交给裴之行,他没说什么,只沉沉说了句:“我把穗穗交给你了,照顾好她。”

  裴之行承诺:“一定。”

  他一定一定会用尽全力去照顾她,爱她。

  路穗穗抬眸望着他,瞳仁里倒映出他的模样。

  裴之行低头,和她相视而笑。

  两人在大家的注视下,说誓言,交换戒指。

  他们在亲朋好友见证下,亲吻拥抱。

  “我爱你。”裴之行说。

  路穗穗笑,紧紧地和他拥抱,眼眶含泪,“我也是。”

  很爱很爱你。

  正式婚礼过后,两人开始跟亲朋好友敬酒。

  路穗穗刚接过其他人给的一杯酒,裴之行便和她换了下。

  她诧异:“怎么了吗?”

  裴之行:“嘘。”

  在他注视下,路穗穗迟疑地抿了口。

  喝完,她知道了。

  这酒被换过,不是酒,是白开水。

  路穗穗忍俊不禁,压着声问裴之行:“你什么时候换的?”

  裴之行:“让杨助理做的。”

  路穗穗:“……”

  他道:“今天是我的新婚之夜,不能喝醉。”

  听懂了他另外一层意思,路穗穗没忍住睇他一眼。

  裴之行看她这样,心痒难耐。

  要不是现场还有宾客,他真想现在就把自己最美的新娘带回房间。

  想归想,实际上裴之行还是没这样干。

  不合适。

  就算是他想,路穗穗也不会答应。

  他们的婚礼,一直在狂欢。

  到晚上,婚礼热闹氛围还没散去。

  路年年又上台,跟许礼配合为两人送上了新婚祝福,喻夏和季明津给两人跳了开场舞,把场子氛围热了起来。

  这场婚礼,注定是热闹又开心的。

  路穗穗被裴之行拉进了舞池。

  一支舞结束,路穗穗拿到了自己的大提琴。这几年下来,她大提琴有所进步了,之前她就想拉给路景山听,但一时没找到合适机会。

  婚礼这天,路穗穗觉得最为合适。

  她坐在大提琴后边,看向路景山,轻声道:“爸爸,这首曲子是送给您的。”

  她笑:“谢谢您,也谢谢妈妈。”

  还谢谢“穗穗”,谢谢你们,让我有了现在的一切。

  路穗穗的大提琴学的不好不坏,她天赋一般,学的时间也不多,只能完整的拉几首曲子。

  看着她坐在大提琴后边,路景山的眼眶红了。

  有那么瞬间,他恍惚感觉苏瓷回来了。

  婚礼的最后,长辈们都扛不住先回房间了。

  一群年轻人,更为放飞自我。

  路穗穗陪着玩了好一会,倒有些累了。

  倏地,裴之行凑在她旁边,握着她的手问:“累吗?”

  路穗穗点头。

  “想不想走。”

  裴之行问她。

  路穗穗一怔,诧异道:“他们还在唱歌跳舞。”

  宋星驰不愧是唱跳歌手,体力好到爆炸,从开始到现在,唱了好几首歌跳了好几个舞了,现在还精力充沛在调动氛围。

  裴之行:“不管他们。”

  路穗穗愣住,“啊?”

  她小声:“不太合适吧。”

  “没什么不合适的。”裴之行压着声,抓着她的手:“想不想跟我走?”

  对着男人漆黑晶亮的瞳仁,路穗穗根本说不出拒绝的话。

  她毫不犹豫点头:“想。”

  话音一落,裴之行拉着她跑了起来。

  “诶诶诶……”

  看夜色下,路穗穗的裙摆飞舞,看两人逃离的背影,路年年一行人惊呼:“你们去哪?”

  “还没结束呢,你们就不管了吗?”

  “……”

  两人当没有听见,飞快地往另一侧跑。

  路穗穗穿的是高跟鞋,跑了一段,她刚觉得有点累,裴之行忽然停下来,弯腰将她抱了起来。

  路穗穗下意识环住他脖颈,看着他立体的面部轮廓,笑着说:“裴总,体力不错。”

  裴之行看她,“待会告诉你。”

  这一天。

  路穗穗猜测,她永远不会忘记。

  她忘不了给自己送祝福的亲朋好友,忘不了给自己弹奏歌曲的裴之行,更忘不了他们回到房间的深夜。

  她被他藏在床褥里,看他亲吻自己,让她感受他的存在。

  裙摆坠地,落在床侧。

  谁也来不及管,也没心思管。

  他们只想尽情度过这个属于他们的特别的新婚之夜,真正的新婚之夜。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335.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335.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