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_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笔趣阁 > 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 第四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章

  两人视线交汇。

  路穗穗这才看清面前男人的长相,深刻英隽的五官,剑眉星目,高鼻梁,薄唇,如玉如琢。

  他穿着简单的休闲装站在院子里,却依旧能显露他身上浑然天成的气质,矜贵,沉稳。

  她看裴之行,眼中人也在看她。

  裴之行今天过来,完全是因为他母亲严思茵女士在国外赶不回来,强迫他一定要来替她看看自己闺蜜的亲女儿。

  最好,还能拍个视频给她。

  最后这个要求,裴之行没答应。

  他以前见过苏瓷很多次,也被她照顾过一段时间。

  眼前这个女人,长相和她是相似的,但又是不一样的。苏瓷是温柔似水的个性,而她,截然相反。

  两人正互相打量着,路景山在听到女人说的话后皱了下眉,但也没说什么,他招呼着大家进屋,正式介绍路穗穗身份。

  路穗穗环视看了一圈,路家来的亲戚真不少,有年长一点的,也有同龄人,更有比自己小的。

  路景山给她一一介绍打过招呼后,就被路穗穗喊二叔的男人拉走了,说是要谈公事。

  而裴之行那边,也围着不少人。

  被落下的路穗穗一点也不孤单,她左边是刚刚在门口第一个给她介绍裴之行的人,原主三叔的妻子,她的三婶。

  路穗穗努力回忆了下,小说里这号人物在她跟路年年反目成仇的拉锯战中,起了重点作用。

  而未婚夫,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导火线。

  小说里,这个未婚夫是长辈们定下的娃娃亲。原主母亲和裴之行母亲是好闺蜜,早早就约定,以后结婚有孩子了,同性让他们做小姐妹好兄弟,异性就定娃娃亲。

  当然,这只是两位母亲的口头约定,做不得数。

  只是后来因各种原因,裴之行有未婚妻的消息突然被人传开。当事人不知因为什么原因,一直没否认,这事大家也就当真了。

  小说里,路穗穗的三婶会给她灌输很多观念,例如这鹿城所有女人想嫁的裴之行原是是她的未婚夫,却因为她迟迟没找回来,被路年年霸占了。

  如果不是因为路年年,裴之行会是她的。

  又例如,三婶时不时在她耳边提醒她所受的那些痛苦,她在网上的那些黑料,黑粉骂的那些肮脏话,她总拿出来念给她听,而后又挑路年年粉丝留言念,和她的那些形成鲜明对比,激发她内心的怨气,让她感知世界参差,让她觉得不公平。

  总而言之,她就是要让路穗穗知道,没有路年年,她就不会遭遇那些痛苦,路家的股权,裴之行的未婚妻位置,网友心目中的国民闺女,全都是她的。

  ……

  “穗穗。”

  三婶笑盈盈拉着她的手,亲密道:“刚回家来还适应吗?”

  路穗穗:“还好。”

  三婶看着她,眼眶突然就红了,“看你这孩子瘦的,这些年很辛苦吧。”

  她拍着她的手背,抽泣道:“三婶听说你找到的时候,特别激动。三婶完全没想到,我们穗穗原来就跟我们生活在同一城市,还成了明星。”

  说到这,她欲言又止看着路穗穗,小声道:“穗穗,网友骂你,你应该很难受吧?”

  “……”

  路穗穗听着,内心只有一个想法。

  ——她来了她来了,她带着挑拨离间来了。

  她默了默,“还好。”

  三婶震惊:“啊?”

  她瞪圆了眼看着路穗穗,“穗穗你千万别硬扛着,难受可以跟三婶说的,我们是你家人。”

  闻言,路穗穗弯了下唇,笑容灿烂,“三婶,我是真的不难受,我都习惯了。”

  听到这话,三婶再次开始自己的表演。

  “孩子,哪有人会被骂习惯的。你真是傻,以后别说这样的话,三婶心疼。”她说:“我之前跟年年聊天,她那么多粉丝,基本上都夸她的,偶尔一两句骂她的,她都能哭一天,你这全是黑粉,你怎么能不伤心呢。”

  路穗穗:“……”

  她眨眨眼,对着三婶期待的目光,轻声道:“因为我的心是石头做的,无法感知开心和难过。”

  三婶:“?”

  路穗穗看她一脸不信的表情,拉着她的手,“不信的话三婶你摸摸。”

  “……”

  空气忽然就安静了。

  三婶上下唇动了动,好半天都没能憋出一个字。

  倏地,路穗穗听到了一声短促的笑声。

  她抬起眼,看到了站在离她们最近的裴之行,刚刚那个笑声,也是他发出的。

  注意到路穗穗目光,裴之行冷淡看她一眼,抬脚往另一侧走,低沉性感的声音随之传出。

  “嗯,您继续,还想要什么?”

  他在打电话。

  路穗穗扬了下眉,默默收回了自己的不满。

  嗯,这人应该没听见自己跟三婶的对话,不是在取笑自己。

  三婶看路穗穗油盐不进,正欲再挑一个话题,路年年到家了。

  她一进屋,屋子里大多数人的注意力便转移到了她身上。

  “年年回来了呀。”

  “一段时间没见,年年是越来越漂亮了。”

  “年年累不累,快过来坐,休息会。”

  “……”

  陆家亲戚争先恐后关心她,夸她。她就是路家宠着长大的小公主,是所有人心中的宠儿。

  如果路穗穗还是原主,被这样的对比刺激,确实很容易产生嫉妒心理。

  她正想着,跟大家打完招呼的路年年忽然坐到她旁边。

  “姐姐。”

  路穗穗正要应话,被她石头心脏吓住的三婶终于回了神,热情道:“年年今天忙什么去了?”

  路年年微顿,“有个商演活动。”

  三婶点头,“是上回那个巧克力吧?”

  “……嗯。”

  闻言,三婶夸赞道:“我们年年真厉害,这巧克力品牌国内外都很火,代言费应该不低吧。”

  听到这话,路年年看了眼路穗穗,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她这代言费确实不低,比一般女艺人都高。可这些,她不想在路穗穗面前说。

  她怕路穗穗多想。

  “还好。”路年年保守回答。

  三婶“哎哟”了声,“你可别瞒着三婶了,你爸爸之前还说你送了一辆几千万的车给他,他跟你三叔炫耀了很久了。”

  她羡慕地说:“我们年年粉丝多,品牌就算是给再高的代言费,都是她们赚的。”

  说着,她话锋一转,“穗穗也别伤心,你以后要有什么需要找年年,她肯定会愿意帮你的。”

  “……”

  路年年皱了下眉,喊了句:“三婶!”

  三婶睇她一眼,笑呵呵地问:“年年你这表情,是三婶说错话了?”

  路年年抿唇,正想说是,路穗穗先开了口。

  她看了眼路年年,又看了看三婶,浅声道:“三婶,您是不是忘了我刚刚跟您说的话?”

  三婶不解看她。

  路穗穗:“我是铁石心,不会伤心。”

  她看向路年年,笑说:“再说,爸爸昨晚跟我说了,家里有他赚钱就行,我和妹妹想工作就工作,不工作也没关系的,他会养我们。”

  她可以做一条咸鱼的。

  三婶噎了噎,觉得她非常不懂事不上进。

  “穗穗你还年轻,总不能啃老吧。”

  “姐姐可以不啃老呀。”路年年立马回答,“她可以啃我。”

  路穗穗:“?”

  意识到自己的话有歧义,路年年红着脸解释:“我意思是,我能赚钱,我也能养姐姐。”

  “……”

  三婶看着两人死脑筋,放弃与两人交流,气鼓鼓走了。

  人走后,沙发这边只剩姐妹俩。

  路年年拿着抱枕放膝盖上,踌躇了会,伸出食指戳了戳路穗穗手臂。

  路穗穗看她。

  “我刚刚说的是真的。”路年年往她这边挤了挤,圆碌碌大眼睛澄澈清亮,“我可以养你的。”

  路穗穗没忍住,扑哧一笑。

  “真的?”

  她逗她,“但我其实很难养的。”

  路年年盯着她,想了想问:“多难啊,你是每天都要吃澳洲龙虾的那种吗?”

  “……?”

  路穗穗思索了一番,“是的,还每天要两只。”

  路年年算了算自己的存款,“这个我可以。还有吗?”

  路穗穗忍着笑,“我还喜欢镶钻的爱马仕,喜欢收集包包。”

  “那你一年要买几个呀?”路年年忐忑追问。

  路穗穗:“十个吧,总要再买买其他品牌的新款对吧。”

  “还……还有呢?”

  “我好羡慕别人有私人飞机去看秀。”路穗穗诚恳说出自己的诉求。

  路年年瞳孔瞪大,直勾勾盯着她看了会,泄气道:“那这个我还不行。”

  路穗穗忍不住了,她正想说她逗她玩的,路年年忽而抬起头看她,“你再等等,我这就跟我经纪人说我以后勤奋一点多拍点戏。”

  她一年拍个三部戏,再多接点商演,多拍点广告,相信不要几年就能买起私人飞机了。

  路穗穗这会是真忍不住了,扑哧笑出声来。

  她伸手戳了戳路年年的小圆脸,笑问:“你怎么这么可爱。”

  路年年:“啊?”

  路穗穗笑,“逗你的,我不需要你养。”

  “可是——”路年年底气不足说:“爸爸他们养了我十几年,照理说,我本来就该养你。”

  这是回报。

  路穗穗弯了下唇,答应说:“那等我没钱了再说吧,我现在还有点存款,先不用。”

  “有多少呀?”路年年好奇。

  她知道,路穗穗以前过得很惨,她那经纪公司和经纪人就是个吸血的,给她的分成特别低。

  路穗穗昨天刚看了,如实告知:“五万。”

  够日常开销生活蛮久了。

  说完,她接收到路年年饱含同情的目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335.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335.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