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一更】他人哪有资产吸引...)_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笔趣阁 > 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 第四十六章(【一更】他人哪有资产吸引...)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六章(【一更】他人哪有资产吸引...)

  知道‘学长’是谁后,路穗穗神色如常。

  她笑笑,到一侧沙发坐下,“我这样的小演员,还用不到季总他们出面解决。”

  路晴画看她,不赞同道:“穗穗你怎么能这样说自己。”

  她说:“姐姐这几天看了不少和你相关的新闻,网友对你的态度在改变的。你要继续加油。”

  路穗穗弯了弯唇,浅笑盈盈应着:“我尽量。”

  她看路晴画,“晴画姐是前两天回来的吗?”

  她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路晴画愣了下,诧异看她,“年年没告诉你吗?”

  路年年:“……”

  这有她什么事吗?

  路晴画兀自笑笑,看路年年茫然的神色,轻声道:“我估计是年年忘了,穗穗你别介意,我刚回来,我回来办演奏会的。”

  她手里拿了几张票,递到路穗穗这边,“年年是我这场演奏会的嘉宾,你跟大伯要是有空的话,可以来看看。”

  路穗穗看着面前给过来的门票,接过道:“好的,我会跟爸爸说的。”

  她顿了顿,看路晴画道:“年年去给你当嘉宾,我先祝你演奏会顺利。不过我可能没办法去。”

  路晴画看她,“怎么?是有什么事吗?”

  “有的。”路穗穗坦然,“之前答应了一位朋友去他的演唱会,正好跟你这边撞了时间。”

  路晴画还没说话,二婶先皱了眉头,“穗穗,不能拒绝那位朋友吗?这是晴晴第一次回国办演奏会,她希望你和年年还有你爸爸他们都去。”

  路年年这会冒出声,“二婶,姐姐都答应朋友了,爽约不好。”

  二婶蹙眉,还想说点什么,路晴画拉住她。

  “没事的。”她笑笑说:“穗穗不能来那就下回吧,下回可不能拒绝姐姐了。”

  路穗穗微微一笑,“好的,只要时间不冲突,我肯定去听一场你的演奏会。”

  路晴画“嗯”了声,“大伯现在一般几点回来呀?”

  路年年:“爸爸最近比较忙,可能不会准时到家。”

  路晴画点点头,“大伯辛苦了。”

  路穗穗:“应该的。”

  她笑笑说:“能者多劳。”

  路晴画被她这话哽了下,想了想说:“穗穗,你可以帮我转交一下门票给学长吗?”

  路穗穗挑起眉梢,“裴总吗?”

  路晴画被她的称呼惊讶到,扑哧一笑,笑得很是温柔,眉目盈盈,“学长不是你未婚夫吗?你怎么喊的这么陌生。”

  她看路年年,眼神里疑惑很明显。

  “是吧年年。”

  路年年:“……我也是这样喊啊。”

  “嗯?”路晴画失笑,“不喊阿行哥哥了?”

  她说:“长大了会害羞了。”

  路年年张了张嘴,有口难辩。

  她是喊过裴之行阿行哥哥,但那是几岁的时候啊!她大多数时候看到裴之行,都是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跑的飞快。

  比起喊裴之行,她宁愿喊季明津哥哥。

  听到这话,路穗穗看了眼不太高兴的路年年,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

  她跟路晴画对视一眼,浅声道:“晴画姐既然知道年年在害羞,就别提小时候的事了。”

  她顿了下说:“现在年年跟我一样,都喊裴之行裴总。”

  路晴画恍然,“抱歉啊年年。”

  路年年:“没事。”

  路晴画看路穗穗,“可以吗?帮我送送?”

  路穗穗沉默几秒,摇头拒绝:“晴画姐,你跟二婶在家里吃晚饭吧,到晚饭时间,裴总应该回来了,这是你首次在国内办演奏会,门票还是你亲手送给裴总比较合适,我怕自己弄丢。”

  路晴画张了张嘴,看路穗穗神色坚定,没再勉强。

  “好的,那得麻烦杨姨多做两个菜了。”

  杨姨笑呵呵的,“不麻烦不麻烦,应该的。你们先聊着,我去厨房。”

  “……”

  知道路晴画和二婶来家里,路景山这一天准时下了班。

  路景山一回来,两姐妹瞬间解脱了。

  吃过饭,路晴画跟二婶道别。

  路穗穗和路年年站在二楼阳台,路年年推了推她手臂,小声:“姐,你为什么要给晴画姐机会,让她跟裴之行多接触啊?”

  路穗穗瞥她。

  “你面对路晴画的时候是不是太怂了点?”

  路年年撇嘴,靠在她肩膀撒娇,“我主要是觉得和她一对比,自惭形秽。”

  也可能是多年的压迫问题,让她看见路晴画就怂。

  路穗穗失笑,抬手揉了揉她头发,“你很怕她?”

  “一点点。”路年年诚实告知,“她不像其他人一样刁难人,但就是……很多时候我没办法拒绝她,我拒绝了她也装没听见。”

  让她毫无办法。

  路穗穗了然,今天这一接触下来,她也觉得路晴画不仅聪明,还很难缠。

  如果是原主在,或许真的很容易被他们挑拨离间。

  这是没办法改变的。

  她看路晴画他们的车消失在她们视野范围,朝另一边驶去,神色自然。

  “姐。”

  路年年粘着她,“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路穗穗缄默了会,问她,“让他们多接触不好吗?”

  “……”路年年哽了下,“那是你未婚夫!你干嘛让她去多接触啊,你就不怕她喜欢裴之行啊?”

  路穗穗挑眉,“裴之行魅力这么大?”

  路年年噎住。

  她无语凝噎半晌,瞅她,“也就你不把裴之行的魅力放在眼里,你都不知道外面有多少人想嫁他。”

  闻言,路穗穗笑:“难道不是想嫁给他的资产吗?”

  就裴之行那半天憋不出一句话,送人只会送糖的撩妹手段,有什么可嫁的。

  “……”

  路年年想了想,竟觉得路穗穗这话没任何毛病。认真来说,裴之行的脸和身材虽然吸引人,但比起他裴家的资产而言,还是资产更吸引人一点。

  另一边,出了路家大门。

  路晴画母亲朱慧云扭头看她,“去阿行那边?”

  路晴画点头。

  她坐的笔直,眺望着窗外的夜色,“妈,我记得我们在这也有房子的是吗?”

  朱慧云一愣,“你想到这边住?”

  路晴画“嗯”了声,笑笑说:“这边去哪儿都方便,安全性也高,绿化也挺好的。”

  她拥着朱慧云的手臂撒娇,“我想一个人来这边住可以吗?”

  朱慧云蹙眉,“可你刚回来,不想跟爸爸妈妈多待一段时间?”

  “妈。”路晴画喊她,“以后有的是时间,我现在在办巡回演奏会,就算在家,也不会有很多时间陪你和爸爸。”

  朱慧云想了想,也是。

  她道:“那我让人过来收拾下这边的房子,家具什么的你挑还是我挑?”

  他们在这边的房子曾装修过,但因为没人住,一直也没进家具。

  路晴画想了想,“我晚点给你发个图,妈你按照那上面的买就行。”

  朱慧云:“行。”

  ……

  严思茵出国后,陈姨还是在这边照顾裴之行。

  裴之行不会做饭,她负责他的一日三餐,帮忙收拾。

  听到门铃声,陈姨诧异了一下,连忙往门口走,边走边嘀咕,“谁呀。”

  按照道理来说,一般没什么人会来找裴之行。

  看到门口站着的人,陈姨愣了好一会,在路晴画喊她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晴画小姐回来了啊。”

  她弯了弯腰,又喊了朱慧云一声。

  路晴画笑笑,“陈姨,好久不见。”

  她往里探着脑袋,轻声问:“学长回来了吗?”

  陈姨颔首,“刚回来,在楼上。”她顿了下,侧了侧身,“先进来吧,我去喊少爷。”

  “麻烦陈姨了。”

  进屋后,陈姨正想去厨房给两人倒杯水再去喊裴之行,裴之行先下来了。

  他刚下班回家,回楼上换了套休闲服,身上的凌厉感减少了几分,多了丝家居的味道,整个人跟着柔软了起来。

  路晴画看到他,眼神在他脸上停滞了须臾,才喊:“学长。”

  看到她,裴之行明显是意外的。

  他眼神平静地看向陈姨,似在询问――她们怎么在这?

  陈姨轻摇了摇头。

  裴之行颔首,应下,“找我有事?”

  路晴画被他的直白噎住,直入主题道:“没什么事,我就是回国了,过来看看学长,顺便给学长送两张门票。”

  她顿了下,浅声道:“这周六我在鹿城办演奏会,学长你要是有空的话可以来看看。”

  说完,她怕被裴之行拒绝,浅声道:“年年他们也会来。”

  闻言,裴之行抬了下眼,“年年他们?除了年年还有谁?”

  路晴画怔了下,朱慧云道:“就年年一家。”

  “是吗?”裴之行看向两人,勾了下唇道:“穗穗不是没空?”

  路晴画愣住,“啊?”

  裴之行敛了敛眸,接过那两张门票,“有空会去。”

  他没把话说的太死,淡淡道:“还有什么事吗?”

  逐客令很明显。

  路晴画和朱慧云都不是傻子,听出来后,两人说了两句便走了。

  走出裴家大门后,路晴画眉头紧蹙,看向朱慧云,“妈,你不是说……裴之行和路穗穗的未婚夫妻关系等同于无吗?”

  那他为什么会知道路穗穗周六没空?

  朱慧云也很苦恼,“妈听到的消息是这样的。”她拍了拍路晴画肩膀,“别着急别紧张,妈会再具体去问问的。”

  路晴画“嗯”了声,想到这一晚上裴之行和路穗穗的反应,总觉得这两人怪怪的,和她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陈姨。”

  屋内,裴之行把门票搁在一侧,没多看一眼。

  陈姨应声,“怎么了少爷。”

  裴之行思忖了会,看她说:“以后她们过来,如果没什么大事,你让她们在外面说就行。”

  他有领地占有欲,不喜欢陌生人进自己家。

  陈姨:“?”

  她愣了愣,迟疑问:“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没什么不好的。”裴之行冷漠说:“你就说我交代的。”

  陈姨轻笑,点点头说:“行。”

  她看了眼他搁在旁边的门票,“晴画的演奏会,你要去吗?”

  “不去。”

  裴之行没多思考回答。

  无论那天有没有事,他都不会去。更何况,他那天是有点事的。

  思及此,裴之行看向陈姨,“陈姨你先忙,我去打个电话。”

  陈姨看他背影半晌,摸出手机给严思茵通风报信。

  她觉得,严思茵的愿望要实现了。

  就按照裴之行这态度,追到老婆是迟早的事吧。

  裴之行并不知道陈姨跟严思茵在想什么,他给季明津打了个电话,交代完后,没理会季明津的愤怒,只让他搞定便挂了电话。

  周六这天,路年年还腻腻歪歪在路穗穗房间。

  “姐!”她呜呜道:“我不想去演奏会。”

  路穗穗失笑,“那要不你跟我一块去看星驰演唱会?”

  路年年撇嘴,“可我答应她了。”

  路穗穗摸了摸她脑袋,“那就去。”她想了想,叮嘱道:“好好表现。不可以出现任何差错知道吗?姐姐过后会看你弹琴的。”

  而且,这是一个给路年年圈粉的好机会。

  路年年叹气,“我知道。”

  她虽然不那么喜欢路晴画,但也绝不会刻意在她演奏会上出错。

  她盯着路穗穗看了须臾,小声问:“姐,你真要一个人去宋星驰演唱会?”

  路穗穗:“对啊。”

  路年年哽了哽,戳着她手臂问:“你不找个伴吗?”

  “找谁?”

  “裴之行啊!”路年年无语,“我不是刻意要撮合你们啊,我就是觉得……你跟裴之行一块去看也行。”

  闻言,路穗穗想也没想问:“你觉得像裴之行那种身份地位的人,会去听闹腾腾,全场都是尖叫女声的演唱会吗?”

  路年年:“……”

  对噢。

  好像是不太会。

  “那万一呢。”路年年挣扎着问,“说不定他愿意陪你。”

  路穗穗想了想,“我觉得他应该会去你们的演奏会。”

  “要是没去呢?”

  路穗穗:“?”

  她眨了下眼,和她对视半晌道:“没去就应该是有其他事耽误了吧。”

  反正她觉得裴之行不会去看演唱会。

  正想着,路穗穗脑海里突然蹦出了一段对话。是那天吃完火锅回来的。

  她忽然想到了裴之行问她的话。

  路穗穗瞪大眼,有些许迟疑――裴之行那个问话,该不会是想陪她去看演唱会吧?

  一时间,路穗穗也有些不那么确定了。

  瞅着路穗穗表情变化,路年年像抓住了把柄似的,惊呼道:“姐!你这是什么表情,该不会是裴之行问过你要不要陪,然后被你拒绝了吧?”

  有时候,路穗穗不得不承认路年年的直觉真的很准。

  她抿了下唇,觑她一眼,“不是。”

  “那你这个表情是想到什么了?”

  “没什么。”路穗穗看她,“你不用提前去做准备吗?”

  “要啊。”

  路年年叹气,“可我还想再磨蹭一下。”

  路穗穗失笑,拍了拍她脑袋:“别磨蹭了,快去吧,姐姐期待你精彩表现。”

  路年年:“……好吧。”

  周六这一天,注定是热闹的。

  宋星驰这种顶流的演唱会,粉丝早就给足了排面,各大应援全部上线,支持他演唱会举办成功。

  路穗穗爬上微博时,热搜第一便是宋星驰演唱会粉丝应援,她点开进去看了看,被有钱粉丝惊呆。

  太强了。

  这粉丝真的太有钱了。

  看完宋星驰的,她到热搜话题看了看,看到了和路晴画相关的。

  钢琴天才路晴画鹿城巡回演奏会这个话题,点进去是一张演奏会现场的照片。

  台下的座位还没人,路晴画穿着洁白的裙子坐在舞台中间,颇有种等君来的味道。

  很漂亮,也很有意境。

  点开评论看,下面果然有很多人夸她漂亮,夸她有才华的,当然,也有人科普,她是路年年的姐姐。

  除此之外,还有人爆料说路晴画今晚的演奏会有一重磅特邀嘉宾,是路年年。

  知道这消息后,不少路年年粉丝都是意外的,纷纷询问是真的还是假的

  而提前知道消息的粉丝,早就已经买票了。虽然路年年可能就一首曲目的表演时间,但真爱粉也想去看看,想看看弹琴的她,想更了解她。

  ……

  路穗穗正在家刷着微博,宋星驰的电话先来了。

  “喂。”路穗穗含笑接通。

  宋星驰:“穗穗姐,你出发了吗?要不要先来看彩排?”

  路穗穗想了想,“不太合适吧,我晚点过去就行。”

  “没什么不合适的。”宋星驰道:“你在家要是没什么重要事的话可以来。”

  路穗穗思忖了会,“我看看吧,我尽量早点过去。”

  宋星驰:“行,年年姐是去参加那个钢琴天才的演奏会了是吗?”

  “对。”路穗穗:“她说下回再去你演唱会。”

  宋星驰:“我收到年年姐工作室送过来的花了,穗穗姐你帮我谢谢她。”

  路穗穗挑眉:“你自己说。”

  她才不帮忙。

  宋星驰哽了下,“好吧。”

  他没跟路穗穗多聊,他那边还得加紧彩排,一点时间也不浪费。

  挂了电话,宋星驰投入彩排中。

  路穗穗看了眼时间,这会还没到午饭时间,她准备在家吃了午饭再慢悠悠过去就行。

  她去宋星驰演唱会这事,路穗穗提前给夏莉打了预防针。

  夏莉不担心她被拍,就算是被拍了,这两人也只是个普通朋友。宋星驰的粉丝一点都不信宋星驰和她会有什么关系,同样的,路穗穗粉丝也觉得她不会喜欢宋星驰这种类型。

  两家很奇妙的,在这件事情上达成了共识,从不争吵。

  听到杨姨喊她,路穗穗起身下楼吃饭。

  走到楼梯口时,她看见了突然出现在自己家的人。路穗穗眨眨眼,确定自己没出现幻觉后,迟疑地下楼。

  她还没说话,路景山先转头看向她,“穗穗,阿行今天休息,爸爸让他过来陪我喝两杯。”

  他怕路穗穗不开心,强调说:“就两杯。”

  路穗穗和路年年都不太允许路景山在应酬之外的时间喝酒,他常年喝酒,胃不太好。

  但偏偏,路景山还挺喜欢喝酒的。应酬上他不喜欢,可私底下,他是喜欢慢慢品味酒的。

  闻言,路穗穗皱了下眉,劝说:“爸,一杯。”

  路景山:“……”

  他求救的看向裴之行,希望他帮帮自己。

  路景山觉得,裴之行要是开口的话,路穗穗应该会给面子,允许他喝两杯。

  裴之行微顿,被父女俩盯着看,头皮发麻。

  他缄默须臾,跟路穗穗对视半晌,垂眸看向路景山,一副好商量的模样,“路叔,听穗穗的,就一杯吧。”

  路景山:“……”

  听到这个回答,路穗穗轻笑了声,她看路景山憋屈的神色,强调:“爸,就一杯啊。”

  路景山瞪了眼裴之行,傲娇哼了声。

  裴之行:“……”

  他是无辜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335.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335.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