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一更】“你有起床气吗?...)_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笔趣阁 > 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 第四十八章(【一更】“你有起床气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八章(【一更】“你有起床气吗?...)

  宋星驰演唱会的热度爆了。

  比团队和粉丝期待中更爆,热搜前十他和路穗穗霸占了五个,点进去全是他们俩的照片和视频。

  其他热搜想挤都根本挤不进去。

  这两一个是顶流,一个以黑红出名,热度都是实打实靠网友艹出来的。

  在路穗穗当宋星驰助阵嘉宾时,没有人知道她不仅会唱歌,还唱的这么好听。

  她就像是银河系坠落凡间的仙女,歌声悦耳撩人,拨动心弦,长相精致,明眸皓齿,眼睛比星星还要漂亮。

  一帧一幕,都让人舍不得挪开眼。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今晚就是路穗穗的颜狗!」

  「太好看了路穗穗!」

  「绝了绝了,世纪大同框算不算?」

  「老公好帅,老婆好美啊。」

  「我没了。」

  「路穗穗也太适合这个舞台妆了吧!头一回看她穿成这样!我有点期待她穿礼服走红毯了。」

  「呜呜呜呜呜女儿出息了啊!」

  「新影娱乐看到没有!让我女儿上唱歌节目!」

  「今晚谁也不要拦我,让我磕一磕‘辞岁’」

  「‘辞岁’一听就不吉利,迟早be,别磕了姐妹!磕这两人的兄弟情不好玩吗?」

  ……

  这一晚,路穗穗的部分热度,比宋星驰还要高。

  宋星驰开演唱会,大家早早便知道了,可她做宋星驰的演唱会嘉宾跟他合唱,这是所有人在之前想都没想过的。

  可想而知,这消息一出来有多劲爆。

  路穗穗只上台唱了一首歌,便下去了。

  下去时,她的腿在发颤,有点儿站不稳。

  她正大喘气,抿着唇坚持想往前走时,一手臂映入她眼帘。裴之行敛眸望着她,手臂挽着,声线偏低:“抓着我。”

  “……”

  路穗穗是真有点虚,她迟疑了几秒,没再扭捏,抓紧裴之行的手回到后台找了个椅子坐下,她才觉得自己能正常呼吸了。

  “还……还可以吗?”

  路穗穗想起来问。

  没等裴之行说话,旁边的工作人员便惊呼,“穗穗你表现太好了!”

  “穗穗你唱歌真的很好听啊!之前怎么说唱不好?”

  “天哪!穗穗我被舞台上的你迷死了,你太有魅力了。”

  “……”

  听着宋星驰工作人员说的话,路穗穗用疑惑的眼神看向裴之行,似在问――真的假的?

  她怎么觉得大家好夸张。

  裴之行垂眸望着她,对着她疑惑的目光点了下头,告诉她――是真的。

  是真的很漂亮,很有魅力,很吸引人。

  路穗穗怔了下,正欲说话,上台前她让裴之行暂为保管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夏莉电话。

  “成功了!”一接通,夏莉激动的声音传来,“太成功了!”

  路穗穗抿了下唇,“没搞砸吧?”

  夏莉:“你这如果叫搞砸,那所有人都希望你去他们演唱会搞砸一下!”她激动不已,“你之前怎么没跟我说,你会唱歌?”

  “现学的。”路穗穗告知。

  夏莉:“……你框我的吧?”

  路穗穗莞尔,浅声道:“我是会唱歌,但仅限于在ktv里,之前也没上过这种演唱会舞台。”

  所以唱的怎么样,她还真不知道。

  夏莉想了想她之前的情况,知道她没骗自己。

  “行。”她道:“你这歌喉,要不是知道你没学过音乐,我都想给你接歌唱类的节目了。”

  路穗穗想也不想,连忙阻止:“那还是算了吧。”

  夏莉“嗯”了声,“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离开,要参加宋星驰的庆功宴吗?”

  “不了。”路穗穗道:“早点回去休息,我明天要去机场。”

  夏莉:“行,那到家了跟我说一声,明天确定裴总送你?”

  “嗯。”路穗穗看了眼站在自己旁边的人,轻声说:“他坚持。”

  夏莉轻笑了声,咕哝了一句:“倒霉总裁也没那么倒霉。”

  路穗穗这边很吵,她没听清。

  “你说什么?”

  “没什么。”夏莉说:“对了,我刚收到消息,路晴画是不是你姐姐?”

  路穗穗:“……嗯。”

  她垂下眼睫,低问:“怎么了?”

  夏莉轻笑,“收到消息,她今晚不是有演奏会?团队那边一直在想办法买热搜,想让她到第一,在你出现之前,她那边眼看着能上去了,结果你跟宋星驰来这么一下,她的热度瞬间被压下去了。”

  她停顿了下,低声说:“应该没关系吧?”

  路穗穗沉默几秒,问她,“我们的热搜是买的吗?”

  “当然不是了!”夏莉‘啧’了声:“你是看不起自己还是看不起宋星驰啊?顶流男星开演唱会,热度本就很高!就算是有提前预热,宋星驰的粉丝也不会看着他从热搜榜一被挤下去的,更何况现在还有一个你。”

  夏莉在知道这消息时,真心觉得路晴画运气不太好。

  她要是在其他时间开演奏会,可能不用花钱买,都能到热搜榜一。可遇上一个宋星驰加路穗穗,那她连前三基本都不用想了。

  天才钢琴家再怎么牛逼,也是刚回国的,无论是从哪个角度而言,都干不过娱乐圈一线明星。

  饭圈粉丝虽经常被人diss被人拉踩,但终归要承认,艹数据艹热度,他们最牛。

  听到这话,路穗穗放心了。

  “那不用管她。”她笑笑:“我要发个微博吗?”

  夏莉想了想,“我觉得可以,就你演唱会的造型那套衣服发吧,拍漂亮点。”

  路穗穗:“……我尽量。”

  挂了电话,路穗穗看向裴之行。

  “你会拍照吗?”

  裴之行看她。

  路穗穗微顿,解释道:“我想拍几张照片,你帮我拍下?”

  裴之行沉默了几秒,不疾不徐说:“我试试。”

  五分钟后。

  路穗穗接过手机看了眼裴之行拍的照片。

  她越看,眉头皱得越厉害。

  裴之行看她这样,“不好看?”

  路穗穗抬眸和他对视半晌,憋了憋说:“不太适合发给粉丝看。”

  裴之行:“?”

  路穗穗:“我让其他人给我拍几张看看。”

  裴之行无言,轻点了下头。

  看他没不高兴的情绪,路穗穗扭头问正在休息的化妆师,“姐,可以帮我拍几张照片吗?”

  化妆师正要应声,宋星驰演唱会的摄影师冒泡,毛遂自荐道:“穗穗,我给你拍。”

  路穗穗弯唇笑笑:“好,谢谢。”

  摄影师边给她拍边夸,“天哪,穗穗你这身段身材,随便怎么拍都好看。”

  他指挥:“看这边。”

  路穗穗照做。

  她镜头感还不错,什么造型也能hold住。

  没一会,摄影师便拿着她手机给她拍好了。

  “你看看,满不满意。”

  因为有裴之行那些照片做对比,路穗穗觉得摄影师拍的简直是经过ps过的。

  她满意点头,“很漂亮,谢谢。”

  摄影师笑笑,“以后要有什么工作,可以喊我。”

  路穗穗:“好啊。”

  她说:“我晚点问星驰要你联系方式。”

  “没问题。”

  照片拍好,路穗穗去换下之前,躲在角落里拍了几张自拍。

  但她自拍技术一般,勉勉强强能过关。

  换下演出服,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轻松了。

  跟宋星驰工作人员打了声招呼,给宋星驰发了条他结束后能看到的消息,路穗穗便跟裴之行先离开体育馆了。宋星驰还有几首歌没唱完,她担心等宋星驰唱完再走,今晚得在体育馆附近这段路耗一两个小时。

  保险起见,她只能提前走。

  上车后,路穗穗看向旁边安静的人。“你觉得演唱会闹吗?”

  裴之行侧眸,盯着她那张澄亮的眸子看了须臾,耳边一直在回响她在舞台上唱的那首歌嗓音。

  “还好。”

  路穗穗意外,“真的啊?”

  她以为裴之行会很讨厌才对。

  裴之行“嗯”了声,瞅她,“这么意外?”

  “对啊。”路穗穗直白道:“我以为你会更喜欢音乐剧那些高雅一点的演奏会。”

  闻言,裴之行笑说:“音乐不分高雅低俗。”

  虽然他以前确实不听演唱会,但不是因为觉得它低俗,仅仅只是不喜欢,也没去了解。

  听到他这话,路穗穗还有点小意外。

  没有偏见,挺好。

  她翘了下唇角,浅笑盈盈道:“我也觉得。”

  演奏会她喜欢,演唱会她也喜欢。

  正说着,路年年电话来了。

  上台前,路穗穗便看到她发的消息,说赶不过来了,她不能提前走,路晴画说最后还想让她陪着一起谢幕。

  “姐。”

  电话一接通,路年年跟夏莉似的激动嗓音传来,“你唱歌好好听啊!!你也太厉害啦。”

  路年年一通彩虹屁,“你唱歌跟妈妈一样好听!你在舞台上的时候我差点以为看见了妈妈,好好看。”

  路穗穗怔楞须臾,垂眸笑笑:“妈妈给你唱过歌吗?”

  路年年愣了下,应着:“嗯,小时候有的,妈妈唱歌也很好听,她拉琴好厉害。”

  路穗穗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轻声说:“我想也是。”

  原主母亲肯定很美,很温柔。

  路年年抿唇:“我是不是又说错话了?”

  “没有。”路穗穗失笑,“你要是想听,回家了姐姐唱给你听?”

  路年年:“好啊好啊。”

  她沉默几秒,“下个月爸爸生日了,我们唱给爸爸听吧怎么样?”

  路穗穗眨了下眼,毫不犹豫答应:“好。”

  “你到家了吗?”

  “还没有。”路穗穗问:“你那边是不是快结束了?”

  “嗯。”路年年叹气,“但我没那么快回家,你到家了早点睡。”

  “好,注意安全。”“嗯嗯。”

  挂了电话,路穗穗正想登上微博去发照片,余光瞟到裴之行的眼神。

  她不解看他,“我脸上的妆花了?”

  裴之行:“没有。”

  他目光灼灼盯着她看了片刻,轻声说:“路年年很黏你。”

  路穗穗眨眨眼,“啊,然后呢?”

  裴之行噎了噎,头疼的捏了捏眉骨,嗓音淡淡:“没事。”

  路穗穗觉得他奇奇怪怪的,盯着他看了一会才慢吞吞收回目光,编辑微博去了。

  她选了选,摄影师拍的那些照片都很漂亮,根本选不出哪几张最好看。

  最后,路穗穗发了两张他拍,一张自拍。

  「路穗穗v:特别的体验,谢谢宋星驰弟弟邀请,演唱会超棒的,歌好听舞也很棒,希望下回可以坐在台下看。最后,感谢后台照顾我的工作人员,你们辛苦!」

  这微博一出来,她自己的粉丝宋星驰的粉丝纷纷跑了过来。

  「谢谢穗穗姐的帮忙!!!你唱歌好好听!今晚好美啊。」

  「啊啊啊啊老婆!」

  「老婆你不知道现在微博可以发十八张照片了吗?我不缺这点流量的。」

  「呜呜呜呜女儿太好看了,麻麻脸上有光啊。」

  「这自拍水平,真的不行啊老婆!」

  「老婆回家好好休息!明天开机顺利!」

  ……

  路穗穗刷着粉丝的留言,脸上的笑就没消失过。

  她发现,能让人对自己改观,能让不喜欢自己的人喜欢上自己,真的是一件很自豪的事。

  裴之行的手机屏幕亮起。

  他低头看了一会,再抬眼时看到的便是她眼睛弯弯的模样,窗外的斑驳光影落下,衬得她明眸善睐,顾盼生辉。

  昏暗的车厢,好像都因为她的存在,有了亮光。

  到家后,路穗穗下车时,裴之行让她把袋子拿上。

  路穗穗看他递过来的袋子,迟疑半晌道:“你是想让我去还这条裙子?”

  她刚刚刷微博时看到网友扒了这条裙子,是某品牌的秋冬高定,还没人穿过,定价七位数。

  “……”

  裴之行被她的话噎住,似气笑了。

  “想什么?”

  路穗穗:“你不说,我只能往这方面想。”

  毕竟裴之行也算是个大忙人,没空去还合情合理。当然,他为什么不让助理去还,那她就不得而知了。

  裴之行叹了口气,淡淡说:“不是借的。”

  路穗穗瞪大眼,“你买的?”

  “嗯。”裴之行递给她,“很适合你。”

  路穗穗呆了那么半分钟,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她看着他握着的袋子,突然觉得手软。她是知道裴之行有钱,但一条裙子上百万随便买,她还是觉得有点粗暴。

  她迟迟不接,裴之行微敛着眸注视着她,低声问:“不喜欢?”

  “不是。”路穗穗摸了下鼻尖,不自在地说:“你送我?”

  裴之行挑了下眉,好像在说――不然呢。

  路穗穗抿了抿唇,认真说:“太贵重了。”

  她根本不好意思接。

  上回的手表,她还没给裴之行买回礼呢。

  路穗穗思忖几秒,想到一个绝佳主意,她眼睛亮亮看着裴之行,提议道:“这样吧,我跟你买了这条裙子可以吗?”

  裴之行被她的话逗笑,轻笑了声,“买?”

  “嗯。”路穗穗确实也蛮喜欢这裙子的,虽然有点贵,以后穿的机会也不多,但她现在能赚钱了,买条喜欢的裙子放家里当摆设,看着心情好也不是不行。

  裴之行盯着她看,朝她走近两步,低问:“你确定要买?”

  路穗穗点头,“对啊。”

  她不解,“你不想卖?”

  裴之行沉默半晌,沉静的收回落在她身上的目光。

  他面色淡然,看不出任何波动的情绪。但说出的话,却让路穗穗隐约感觉,他好像生气了。

  “没有。”裴之行把袋子递给她,语气平静:“你想要就卖。”

  路穗穗松了口气,“好的。”

  她接过,“那你晚点把银|行|卡发我?”

  裴之行被她气笑了。

  “行。”他应下,“回去吧,早点休息。”

  路穗穗:“你也是。”

  看她进了屋,裴之行转头看向还等着的司机。

  “你回家休息吧,我走回去。”

  司机:“好的。”

  裴之行深深觉得自己需要吹吹冷风冷静冷静。

  路穗穗这油盐不进的态度,让他真有点束手无策。

  裴之行对女人的了解少之又少,小时候认识路年年她们几个人,但来往并不多。

  季明津倒是挺爱和她们几个女孩子一块玩,但裴之行觉得她们吵,鲜少和她们凑一块。

  到现在,他身边其实也没出现过几个人。

  有的,大多是合作伙伴,泛泛之交。

  所以裴之行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跟路穗穗相处,更不知道两人这相处模式,到底是他这边出的问题,还是路穗穗那边与众不同。

  裴之行走到家时,手机里还收到了路穗穗发来的信息,问他银|行|卡号。

  看完,裴之行那股刚消散了些许的闷气,又堆积在了胸口。

  给裴之行发完信息,路穗穗便进浴室洗漱了。

  洗完澡出来,裴之行也没回她信息。

  路穗穗扬了扬眉,很是不解。

  她在房间里瞟了瞟,看到放在一侧的袋子,起身把裙子拿了出来,挂上。

  裙子是真的很漂亮,她也真的很喜欢。

  盯着看了会,路穗穗又给裴之行发了条消息。

  裴之行:「记不清,明天问了助理发给你。」

  路穗穗:「好的,那我先睡了,晚安。」

  裴之行:「晚安。」

  次日清晨,路穗穗四点半起来了。

  她东西早就收拾好了,她起来时,路年年也睡眼惺忪跟着下了楼。

  “姐,要吃点早餐吗?”

  路穗穗摇头,“不吃了,太早了我没胃口。”

  她摸了摸路年年脑袋,“有空给姐姐探班。”

  路年年:“好。”

  她弯唇笑笑,“我肯定去,你怎么去机场啊?夏莉姐过来接你吗?”

  话音刚落,路年年便看到了进来的裴之行。

  她眼睛瞪直了,转头看向路穗穗,“裴……裴总送你去?”

  路穗穗点头,“嗯。我到了跟你说,你再回去睡一觉。”

  路年年张了张嘴,盯着裴之行看了一会,凑在路穗穗耳边嘀咕:“我怎么感觉裴总今天心情不太好啊?他是不是有起床气?”

  “?”

  路穗穗茫然看她,“你问我我问谁?”

  路年年:“也是。”

  她摸了下鼻尖,讪讪道:“裴总。”

  裴之行撩起眼皮看过来,神色寡淡。

  他眉眼间,像覆了冰霜似的。

  路年年紧张的吞咽了下口水,指了指:“我姐就交给你了,麻烦你把她平安送到机场?”

  裴之行:“嗯。”

  他看了眼路穗穗,低问:“要吃早餐吗?”

  “不吃。”

  路穗穗看了看时间,“走吧。”

  裴之行点头。

  跟路景山和路年年都说过后,路穗穗上了裴之行的车。

  裴之行没喊司机,是他亲自开车送她。

  五点这会,街上行车很少。

  车厢内静悄悄的,路穗穗好几次想说点什么,可一看到裴之行那张冷若冰霜的脸,又不太知道该说什么好。

  安静了许久,在即将抵达机场时,路穗穗憋不住了。

  她扭头看向一侧,恰好,裴之行转头朝她看过来。

  “你想说什么?”

  路穗穗思忖几秒,问:“你有起床气吗?”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335.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335.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