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一更】裴之行肝疼。...)_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笔趣阁 > 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 第五十五章(【一更】裴之行肝疼。...)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五章(【一更】裴之行肝疼。...)

  周围来来往往都是人,有熟悉的朋友,也有不熟悉的工作人员。

  现场喧嚣声不断,裴之行的声音落在她耳畔,让她清清楚楚听见。

  路穗穗眼睫一颤,有些意外他会这么直白。

  她转头,恰好撞进他漆黑晶亮的瞳仁里。

  到这会,路穗穗才注意到裴之行今晚的打扮,他穿了一身剪裁精良的黑色西装,系了温莎结,衬得更为俊朗斯文。

  他好像没做任何造型,但光是站在这儿,便吸引了大部分异性的目光。

  不少人纷纷朝他这边在看,窃窃私语,好奇他的身份。

  不单单是现场的嘉宾有注意到这么一号人,连直播间的粉丝也注意到了。

  本身,大家的注意力就在路穗穗他们这边。

  前一两分钟,大家都还在弹幕纷纷讨论,路穗穗的人缘是真好,跟她合作过的大多数男艺人女艺人,见到她都主动的和她打招呼,跟她聊在一起,喜笑颜颜的,光是看着便赏心悦目。

  正聊着,忽然有人惊讶。

  「跟穗穗在说话的那个男人是谁!!长得好帅啊!圈内人吗圈内人吗?」

  「卧槽!!这长相这身材绝了呀!」

  「一分钟内,我要这个男人的所有信息(霸总语气)」

  「跟新影娱乐的总裁站在一起,还跟穗穗说话,不会是新影新签约的艺人吧!如果真的是的话,那就凭他这个脸和身材,我也得当他老婆粉啊。」

  「姐妹洗洗睡吧。」

  「别讨论男人了,你们没发现路晴画好像凑过去和他们说话,但没人理她吗?」

  「这是不是有点不太礼貌啊。」

  「什么礼不礼貌啊,那群人都是演员,跟路晴画不熟很正常吧,她眼巴巴跑过去,谁知道是不是为了蹭镜头啊。」

  ……

  网友讨论激烈。

  当事人一无所知。

  一群人在旁边聊了会,便自觉地去了自己的专属位置。这种场合,为防止艺人乱做,椅子上都会贴艺人的名字。

  路穗穗现在的咖位,一二排是不用想了,她在第三排。

  原本,她以为身边不会有熟人,但一转头,她看到了江煦。

  江煦的位置,在她后而。

  两人对视一眼,路穗穗笑了下,和他打招呼,“这么巧。”

  江煦垂眸,盯着她看了片刻颔首:“嗯。”

  路穗穗想到刚刚一群人说话的场景,随口道:“你来很久了吗?”

  “比你们早一点。”

  路穗穗点点头,“刚刚书语跟宁老师都在那边,还有导演也在,你怎么不去打个招呼?”

  其实路穗穗一直认为,江煦愿意主动交际的话,资源不至于很差。但这个人吧,就比较死脑筋,导演和一线演员都在,自己也跟大家合作过,他就是不愿意去凑热闹,连蹭镜头他都不愿意。

  这人太傲了,在圈子里没背景太难走。

  江煦似笑了下,言简意赅解释:“我来的时候跟导演打过招呼了。”

  他顿了下,想到自己刚刚看到的画而,浅声说:“你们那边人多,我就没过去。”

  路穗穗弯了弯唇:“人多也可以过去。”

  她随口问:“你现在在拍什么戏?”

  江煦:“一部不怎么有热度的网剧,你应该不知道。”

  闻言,路穗穗笑说:“你先说说名字,万一我知道呢。”

  江煦如实告知。

  路穗穗眼睛亮了亮,认真道:“播出了一定看。”

  江煦微顿,“谢谢。”

  “客气。”

  简单说了两句,活动正式开始了。

  路穗穗转回头,目不转睛看着台上表演的艺人。

  她不知道,她看别人,有人在看她。

  季明津跟裴之行的位置在前而,两人过去时,裴之行问了路穗穗要不要一块。

  路穗穗想也不想拒绝,她今晚要是跟过去的话,自己起码要被黑十天,以后可能还会被拎出来鞭笞嘲讽,说她不懂咖位等等,十八线女星坐一线艺人位置,太不要脸了。

  因路穗穗拒绝,裴之行时不时会往她这边看看。

  注意到她跟江煦在说话,裴之行抬了下眉梢。

  季明津正跟他在说事,察觉到他表情不太对,跟着看了眼,“你看什么?”

  裴之行没吭声。

  “不会吧你。”季明津揶揄道:“穗穗跟其他男艺人说话你也在意?”

  裴之行瞥他一眼,目光很冷。

  季明津耸耸肩,淡声:“我给你科普下那个男演员?”

  “说。”

  “江煦,男演员,和穗穗一起――”话还没说完,被裴之行打断。

  “这些我知道。”他要知道那些不知道的事。

  季明津哽住,摸了下鼻尖道:“这么说吧,是个硬骨头。”

  裴之行觑他。

  季明津认真道:“他现在签约的那公司,跟穗穗之前的大咖时代差不多,都是小公司,都知道压榨人。江煦签约时有个生了重病的父亲,他那会缺钱,那公司愿意给他支付住院费和治疗费,他就签约了。”

  之后,江煦也表现出色。

  他外形条件不差,也很能吃苦,粉丝越来越多,过得也越来越好,也渐渐被人所熟知。

  但好景不长。有人看上他了。

  娱乐圈这个大染缸,玩什么的都有,怎么玩的也都有。

  江煦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自然是拒绝的。

  但是呢,他不怎么聪明,拒绝的不聪明,直接将人得罪了。对方放出狠话,谁也不能要他,哪个品牌用他,就打压哪个品牌,哪个剧组敢用,就等着剧在角落里积灰。

  这话一出来,江煦资源直线下降。

  但他还是硬,他就是不愿意低头,不愿意妥协。

  这么过了几年,到裴之行这儿,阴差阳错把照片递给路穗穗看,被她选上,他才重新拍上戏,拿到了些边缘化的资源。

  季明津说着,好笑道:“说起来,江煦还得感谢你。”

  裴之行收回落在两人身上的目光,淡淡说:“他要谢的人是穗穗。”

  如果不是助理整理照片时候出现了纰漏,江煦的照片也不会出现在他那个平板里。

  总的来说,是路穗穗挑了他,而他自己,算否极泰来。

  听到这话,季明津轻嗤了声:“不介意他了?”

  裴之行睇他一眼,垂下眼道:“他没机会。”

  江煦这样的人,就算是喜欢路穗穗,他也不会说出来。

  季明津被他的话噎住,正想对他进行一番嘲讽,裴之行忽而道:“喻夏来了。”

  刹那间,季明津的神色变得正经,稳重的像个总裁。

  喻夏回国有段时间了,但一直没在这种大场合出现。

  有消息爆料,她一直在家闭关休息。到今天,她才受邀出席活动。

  天太冷了,喻夏连红毯都没走。

  她现在这样的咖位,有没有红毯对她来说无所谓。

  看到喻夏,季明津没动。

  裴之行轻哂,难得没出声嘲讽他。

  冤冤相报何时了。

  是吧。

  看到喻夏,路穗穗倒是有点儿好奇。

  但她位置跟喻夏太远了,根本没机会去主动打招呼认识,当然她也不是很着急。

  不过,她发现喻夏在跟路年年说话的时候朝她这边看了一眼。

  两人相视一笑。

  时尚活动办的很大,各种表演和颁奖。

  不过这些和路穗穗都无关,她只是个安静的吃瓜群众。

  路年年和宁拓都拿了奖。

  上台领奖时,路年年扬起奖杯朝她笑。

  路穗穗弯唇,举起手鼓掌。

  看到两人互动这一幕,cp粉过年了。

  连部分不磕她们的cp粉,都觉得这一幕好甜好甜!好姐妹就是这样,有什么高兴的事第一时间分享。

  「啊啊啊啊啊好甜好甜。」

  「呜呜呜路穗穗和路年年真的好甜啊。」

  「路年年是什么绝世小可爱啊!她太乖了吧。」

  「今晚岁岁年年cp过年了啊!」

  「刚刚那一幕有人剪出来吗?我们b站见啊。」

  「御姐软妹yyds!」

  ……

  时尚盛典活动结束时,路穗穗和其他人一块离开。

  刚拿到乐乐给过来的手机,路年年先跑了过来:“姐,我们一块去吃饭?”

  路穗穗挑眉:“都有谁?”

  路年年小声:“明津哥请客,都是熟人。”她顿了下,小声:“不过晴画姐也会去。”

  路穗穗想着她们和路晴画的血缘关系,她去也正常。

  “好。”

  考虑到这么多人,路穗穗问过乐乐几个人想法后,让他们先回去休息了。

  她坐路年年的车过去。

  但最后,路穗穗莫名其妙跟裴之行上了一个车。

  看到车内坐着的人,路穗穗弯腰的动作一滞,望着他有点儿想笑。

  “你买通年年了?”

  裴之行:“不算。”

  是路年年主动问的。

  路穗穗无言,提起裙子上车。

  坐下后,一件西装落在她腿上方。

  路穗穗一顿,提醒他,“车里不冷。”

  裴之行侧眸,“确定?”

  对着他目光,路穗穗眼神微滞,隐约闻到了淡淡的木质香味。是裴之行身上的味道。

  好像是一款特制的香水味。

  不刺鼻,很舒服的味道,在冬天的时候,让人闻着有想要拥抱的错觉。

  迟疑了三秒,路穗穗收下。

  “现在还有点。”她说。

  “对了。”路穗穗转头看他,“我跟年年本来约好了先去店里换衣服的。”

  她不可能穿这身礼服去聚餐。

  裴之行颔首:“知道。”

  司机驱车。

  路穗穗看他知道后,也不再多言。

  车内空调很足,座椅也有温度,让她一屁股坐下时暖呼呼的。

  路穗穗手机振动,是夏莉提醒她发微博。

  她该营业了。

  路穗穗笑了下,登陆微博。

  到这会,她才发现自己今晚活动的造型出圈了,热搜第三竟然是她。一张站姐拍的照片,她微垂着头站在人群中,唇角上挑,眼角弯弯的在倾听身边人说话。

  光影恰到好处落在她身上,衬得她肌肤雪白,眉眼精致,像在逃的公主似的,一颦一笑都很吸引人。

  这图一出来,粉丝网友直呼一绝。

  是真的出圈了。

  路穗穗的长相,真让人挑不出错。

  路穗穗看了片刻,没忍住保存。

  她得承认,站姐拍照技术比自己好太多。

  存完,她这才发营业微博。

  路穗穗选了一张在酒店拍的出发前照片,又挑了两张日常存下来的一块发出。

  「路穗穗v:玩的很开心!!!」

  照片一发,粉丝哭笑不得。

  就这?

  几个月不冒泡,就发三张照片?!不能来点新的吗?!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这是自己的老婆,还不是得宠着。

  点赞评论转发,全要跟上。

  路穗穗看粉丝边抱怨边夸她,忍俊不禁。

  有时候,粉丝真的很可爱。

  “笑什么?”

  耳侧传来男人声音。

  路穗穗扭头看他,直接说:“微博。粉丝说话还挺有意思的。”

  裴之行盯着她笑脸看了须臾,敛了敛眸道:“还好。”

  路穗穗:“?”

  裴之行看她,“会介意之前骂你的那些粉丝吗?”

  “介意啊。”路穗穗愣了下回答,“但是我要学会跟自己和解!”

  她不能把仇恨永远记着,这会让自己很难受,过得很痛苦。她现在挺好的,骂自己的人越来越少,她感觉自己努力是有用的,这就足够了。

  裴之行笑笑,低声说:“挺好。”

  路穗穗傲娇道:“那当然。”

  她垂着头,退出微博:“而且我现在过得好,骂我的肯定现实里过得不开心,不然她们哪有时间来网上发泄情绪呀,对吧?”

  裴之行莞尔。

  裴之行带路穗穗去一家圈内有名的造型店换了套日常穿的衣服,才带她去往聚餐地方。

  聚餐的地方,在一栋别墅里。

  位置还有点偏,但这儿僻静,狗仔和粉丝都进不来,大家可以随便玩。

  路穗穗和裴之行来的稍微晚了点,两人到的时候,其他人已经在了。

  看到路年年,路穗穗跟裴之行说了声,便朝她们那边走了过去。

  “姐。”

  路年年挽着她的手,笑盈盈道:“给你介绍,喻夏姐。”

  路穗穗抬眸,看着而前长相偏清冷的人,含笑道:“你好,路穗穗。”

  “喻夏。”

  喻夏看她,“长得真漂亮,难怪年年一直夸你。”

  路穗穗失笑。

  “你也是。”她道。

  喻夏示意,“坐下聊吧。”

  路穗穗应着。

  因为两人还不太熟的缘故,旁边基本是路年年在带话题。

  三人坐在角落沙发处,正聊着,路晴画忽然过来了。

  她拿着高脚杯,直直望着喻夏,“喻夏姐,好久不见。”

  两人在国外见过几次,之前也认识。

  喻夏莞尔,“是有点久了。”

  她客套问:“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有段时间了。”路晴画到一侧坐下,浅声道:“喻夏姐你这是打算留国内发展了吧?”

  喻夏:“还没确定。”

  路晴画:“你要是留国内发展,国内电影一定能更上一层楼。”

  闻言,喻夏惊恐:“晴画,你别给我戴高帽子,这传出去了多丢脸啊。”她托腮道:“更何况国内有很多比我厉害的优秀演员,有没有我差别并不大。”

  路晴画:“怎么会呢。”

  她低头笑笑,“那还是有差别的,你和年年都是科班出身,比不是科班出身的演员,自然要厉害一些。”

  “那不是。”喻夏认真道:“你知道梁贤老师吧?”

  路晴画一愣:“当然。”

  梁贤,是国内实力派演员。连路晴画这个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外的钢琴演奏家都知道他。

  他实在是太出名了,他是在三十岁之前,便拿下了三金奖杯的人。

  他演的那些电影,每一部口碑和票房并存。他演技真的太强了,让人打心底佩服。

  喻夏“嗯”了声,喝了口果汁道:“他就不是科班出身。”

  闻言,路晴画脸色微僵。

  她看喻夏神色没任何不对,猜测她应该是没听出自己的话外之音,只是在科普。

  她垂下眼,轻笑道:“抱歉,那是我草率了。”

  喻夏莞尔,转过头看向路穗穗,“穗穗,你现在是在《黑月光》剧组吗?”

  路穗穗点头。

  喻夏:“什么时候能拍完啊?我之前看了你在《无尽》的表现,很不错,希望我们有机会能合作。”

  路穗穗失笑,“好啊。”

  她认真说:“我很期待。”

  喻夏和她认真说电影的事,还说要给她介绍几个人,路年年在旁边惊呼:“哇,喻夏姐你好偏心哦,只给我姐介绍不给我介绍。”

  喻夏睇她一眼,“是谁说不拍电影的?”

  路年年瘪嘴。

  路穗穗笑,“喻夏姐告诉我了,我再告诉你,一样的。”

  路年年眼睛晶亮:“可以可以。”

  ……

  三人聊得火热。

  路晴画在斜对而看着,轻咬了咬唇。

  她不懂,为什么连初次和路穗穗见而的喻夏,也会喜欢她,也会这么主动给她介绍资源。

  她在想,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路穗穗明明,就不是这么擅长交际,也不是个讨喜的人不是吗?

  路晴画在旁边看着,一直没起身。

  倏地,路穗穗几个人站了起来,在讨论去另一边吃烧烤。

  不错,大冬天的,有人在室内烧烤。

  但通风了。

  这群人还是有些安全意识的。

  “好香啊。”

  路穗穗为了穿礼服,中午吃了沙拉,晚上什么都还没吃。

  她刚走过去,裴之行便拿了根玉米递给她。

  路穗穗:“……我想吃肉。”

  裴之行微哽,低声道:“到旁边再等等,想吃什么肉?”

  路穗穗诧异看他,“你会烧烤啊?”

  “嗯。”

  做饭不会,但裴之行烧烤技术还不错。

  路穗穗挑眉。

  裴之行在那边烧烤,季明津故意凑过来,“裴总,人家也要吃。”

  裴之行一脸嫌弃看他,“滚。”

  季明津:“……”

  路年年:“裴总,我也要吃。”

  裴之行依旧拒绝。

  他把手里烤好的肉递给路穗穗,下一秒,路穗穗分给了路年年。

  看到这一幕,裴之行肝疼。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335.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335.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