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三更】当事人真的很后悔...)_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笔趣阁 > 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 第六十四章(【三更】当事人真的很后悔...)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四章(【三更】当事人真的很后悔...)

  看到季明津朋友圈吐槽时,路穗穗自顾自乐了好一会。

  说实话,她没想到裴之行会这么过分。

  但路穗穗也没主动发消息问他,他和季明津向来如此,明明两个人在其他眼里都是成熟稳重的代表,可一碰上对方,就会变得极其幼稚。

  路穗穗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就像网上流传很广的那句话一样,说什么男人至死都是少年。

  参加完重要会议,裴之行出差了。

  他是真的有点忙,没办法再陪路穗穗吃饭消食,甚至于都抽不出时间看和她有关的消息。

  路穗穗这边,不忙但也算不上清闲。

  拍泡面广告这天,路穗穗再次穿上了丑丑的泡面品牌准备的衣服。

  夏莉点评她,首个代言泡面的女演员,真的要列入‘历史’了。

  青春美少女代言。

  路穗穗没理她,她觉得自己代言挺好的。

  当然,这是她拍之前的想法。

  但吃了几个不同口味的泡面,来来回回拍后,路穗穗累了。

  她决定,起码一个月不吃泡面。

  拍完回去的时候,夏莉看她,“你还好吗?”

  路穗穗:“还活着。”

  乐乐在旁边笑,“穗穗姐,真这么夸张吗?”

  路穗穗“嗯”了声,恹恹道:“说真的,我起码一个月不想闻到泡面的味了。”

  夏莉揶揄,“这不是你主动求着代言的?”

  路穗穗沉默。

  别问了。

  问就是后悔,当事人真的很后悔。

  在试镜前,路穗穗跟喻夏约着见了一面。

  喻夏这个角色是定下来的,只有路穗穗这个刚毕业大学生,被强|奸的角色还在待定中,需要试镜。

  很多一线演员知道孔毅然要拍电影,纷纷投了简历资料,能拿到剧本的,都会去试镜。

  路穗穗想让喻夏帮自己试试戏,顺便找找台词的感觉。

  她台词功底一般,虽加紧报了班,但和科班演员相比,是要差一点的。

  夏莉告诉她孔毅然的习惯,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孔毅然是不喜欢请配音的,他们拍电影基本是现场收音,有的收录不好,才会让演员自己去后期补录。

  如果一个演员需要配音,在他这儿基本上就已经开始减分了。

  他大概率不会考虑这样的演员。

  喻夏知道她的需求。

  两人约了个下午茶,订了个包厢,边聊边对。

  “这一句。”喻夏看她,“你再重新说一遍。”

  路穗穗低头一看,是女主在出事后对父母说的话。

  她应声,代入感情把那句话重新念了一遍。

  “怎么样?”

  路穗穗望着喻夏。

  喻夏沉吟了会,看她,“还有两天试镜,我给你介绍个老师吧。”她道:“她在台词这方面特别厉害,我感觉她可以帮你。”

  喻夏道:“你这个台词在大多数演员中,已经不错了,但孔导要求高,保险起见,我们再临时抱抱佛脚。”

  路穗穗失笑,“好啊。”

  她看喻夏,轻声道:“感激不尽。”

  考虑到路穗穗一个人,喻夏直接带她去了老师那边。

  这老师是电影学院退休的一位老师,她大概五十岁左右的年龄,跟去世的苏瓷差不多大,但因为之前出了点意外,腿瘫痪了,不能再去学校上课,便退了下来。

  她是喻夏在表演上的启蒙老师,叫林取吟。

  “林老师。”

  来之前,喻夏便给林曲吟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

  她同意后,喻夏才带路穗穗来。

  “这是穗穗。”

  因常年不出门的缘故,林曲吟很白,也很瘦。

  她坐在轮椅上,抬头打量着路穗穗。

  “林老师。”

  路穗穗轻声喊着,“我是路穗穗。”

  林曲吟盯着她的脸看了须臾,点点头说:“坐吧。”

  喻夏笑了笑,拉着路穗穗坐下。

  刚坐下,林曲吟道:“念一段台词给我听听。”

  路穗穗错愕。

  她没想到这就进入正题了。

  喻夏推了推她肩膀,“就剧本里的吧,开始吧。”

  路穗穗照做。

  念完。

  林曲吟沉默了半晌,说道:“毫无力度!”

  她严厉批评,“你们现在这样,就能做演员?”

  路穗穗张了张嘴,低声道:“抱歉。”

  是她的问题。

  林曲吟看她,“喻夏念一段。”

  喻夏:“……”

  念完,林曲吟轻飘飘看她一眼,淡声道:“退步了。”

  一时间,两个人跟被训的小学生一样,并排坐在一块,低着头听训。

  林曲吟说话直接,且不留情面。

  但她说的,又都是对的。

  台词,你要融入角色的感情,要念出让人没看见画面,都能感知到你情绪的那种意境里。

  这样的,才算是合格的。

  林曲吟虽觉得路穗穗不配做个演员,但还是教了她。

  一整个下午和晚上,路穗穗重复念同一句台词,一句台词反反复复几十遍,甚至上百遍。

  念到林曲吟勉强满意,才继续下一句。

  回到家的时候,路穗穗嗓子哑了。

  晚上,裴之行抽空给她打了个电话。

  路穗穗挂断,回了他消息:「我要保护嗓子,这两天少说话。」

  裴之行也没生气,应着:「好,今天感觉怎么样?」

  路穗穗:「林老师好凶。」

  裴之行:「怎么凶你的。」

  路穗穗委屈:「她说我不配当个演员,台词念那么烂,她随便拉个人都念的比我好!!」

  裴之行:「念什么台词了?」

  路穗穗敲字,把其中一句发过去。

  片刻后,裴之行给她回了条语音。

  路穗穗点开,男人低沉的声线出来,她仔细倾听,发现裴之行在念她发过去的那段台词。

  念完,裴之行停顿了一下说:“你发给林老师听一听。”

  路穗穗没懂,回了个问号。

  裴之行:「我念的比你差。」

  路穗穗看了眼自己上面给他发的话,懵了下,回过神来笑出声。

  裴之行在回答林曲吟说的那句话――她随便拉个人念台词,都比路穗穗念的好。

  裴之行说没有,他就念的比路穗穗差呀。

  他用自己的方式安抚她。

  路穗穗眼睛弯了弯,趴在床上敲字:「但你声音好听。」

  这话过去,裴之行又开始给她发语音。

  裴之行:“我声音好听?”

  路穗穗:「嗯。」

  裴之行:“那你多听听,还有什么台词,我再给你念念?”

  路穗穗纠结了三秒,给他发了一张剧本照片。

  一整页,全是她的台词。

  发过去后,裴之行那边好一会没有动静。

  裴之行知道路穗穗要去试镜的电影是一部文艺片,但并不知道,是这么虐的剧本。

  他盯着剧本看了许久,低问:“这个剧本,拍起来不会容易,应该会很煎熬?”

  路穗穗:「是有点,但我喜欢。」

  如果可以像孔毅然导演所说的那样,用这样一部电影,能改变部分人的想法,起到警醒和提示作用,煎熬一点,苦一点又如何呢。

  她可以接受的。

  她喜欢,裴之行自然不会再多说什么。

  路穗穗和他聊着聊着,忽然给他弹了个电话。

  接通,路穗穗道:“我有个新想法。”

  听她这鸭子嗓,裴之行下意识皱眉,“嗓子怎么变这样了?”

  路穗穗喝了口水,“就台词念多了,是不是很难听?”

  裴之行没出声。

  不难听,就是有些心疼。

  路穗穗道:“你是观众对吧,我想让你听一听我念台词的感觉。”

  专业人士有专业人士的点评,不专业人肯定有不专业人的点评,两种不同定位的意见,她都想要。

  裴之行拧眉,“还要说?”

  “你不想听吗。”

  “不是。”裴之行无奈,“我可以听,但我怕你嗓子明天会说不出话。”

  “不会的。”路穗穗道:“应该没事,晚上杨姨已经让我吃药了。”

  裴之行应声。

  他放下手里工作,开始陪她对台词。

  裴之行确实是外行人,只能把自己听到她台词的第一感觉告诉她。点评不专业,但对路穗穗来说,还挺有用的。

  后面两天,路穗穗每天顶着鸭子嗓出现在林曲吟家里。

  她每天都在观察林曲吟看自己的神色,她发现,林曲吟对她的台词依旧不是很满意,但比刚开始好很多了。

  要去试镜的前一天晚上,路穗穗从林曲吟这边离开。

  临走前,林曲吟看她,“明天别给我丢脸。”

  路穗穗一愣。

  林曲吟冷冷淡淡说:“你要是没拿下这角色,以后对外不准说我教过你台词,丢脸。”

  路穗穗知道她说的是气话。

  她是希望自己能拿到这个角色。

  她失笑,忙不迭点头答应:“好的林老师,我一定努力。”

  路穗穗望着她,笑盈盈说:“我保证好好表现,有好消息,我第一个通知你。”

  闻言,林曲吟轻哼,“用不着你通知。”

  她说:“我会知道的。”

  路穗穗:“……”

  孔毅然新电影试镜,可想而知是个圈内大事。

  他虽没大张旗鼓,但知道的人还是很多。

  路穗穗和其他女艺人一块出现在他工作室这边试镜的事,还被狗仔拍到了。

  上热搜时,网友们疯狂讨论。

  有人觉得路穗穗在异想天开,也有人认为,说不定她可以呢?上回跟冯芷珊pk,她不就赢了吗?

  而粉丝对她做的任何决定,无疑是支持的。

  能不能拿下角色另说,有勇气去尝试,这就足够了。

  试镜的演员多,路穗穗拿到自己试镜的号码牌后,便安静地坐在旁边等待。

  她不急不躁,看着也不像是紧张的。

  蓦地,旁边演员和她说话。

  “穗穗。”

  路穗穗抬眸,愣了下才想起这人是谁。

  是一位电影演员,她看过她演的电影,不过她很少演女主,大多是配角。

  “你好。”

  路穗穗应着。

  “你不紧张啊?”女演员问她。

  路穗穗笑了笑,“紧张,但没表现出来。”

  她眨了眨眼说:“要是表现出来了,那不是会让孔导看出来。”

  女演员呆住,“看出来了会怎么样?”

  路穗穗:“……看出来了,待会试镜他可能就会故意挑难的片段让你演,所以千万不能紧张。”

  女演员没跟孔毅然合作过,只知道他非常的严格。

  听路穗穗这么一说,她半信半疑,“真的啊?”

  “真的。”

  路穗穗道:“加油,我们不紧张,我们紧张也不暴露。”

  女演员点点头,深呼吸说:“下一个就是我了,我争取不紧张。”

  “加油呀。”路穗穗送上祝福。

  女演员一笑,头一回见到对自己对手也能这么放轻松的艺人,她颔首,轻声道:“你也是。”

  “嗯嗯。”

  人走后,乐乐趴路穗穗旁边,“穗穗姐,你骗人的吧。”

  路穗穗觑她一眼,拿着手机轻轻敲了下她脑袋,“就你聪明。”

  夏莉莞尔,道:“你穗穗姐是在让人放轻松,放松了才能试好这个角色。”

  无论能不能拿到,放松了才能表演好。

  至于表演的多好,看各自本事。

  路穗穗进去的时候,对面坐了孔毅然和他的编剧老婆,以及喻夏几个人。

  有上回吃饭见到的,也有生面孔。

  孔毅然注意到她素颜的样子,思忖了会道:“你试被家里人锁在家里的那一段。”

  路穗穗:“好。”

  这一段,她被家里人锁在漆黑的房间里,因为父母亲人的那些话,她好几次打开了窗户,她想跳下去。

  可她又不甘心。

  她也就是一个小镇出来的大学生,她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这种事情很丢脸,说出去父母就没有面子。

  他们从不顾及,她内心是什么想法。

  试镜的房间里恰好有个窗户,路穗穗盯着那个窗户外透进来的光看着。

  她腮帮子动了下,看了片刻后,朝窗户那边走了过去,眼神中的决绝很明显,一闪而过的不甘,也让在场的人第一时间感知。

  ……

  结束时,孔毅然望着她,问了句:“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路穗穗愣了下,笑说:“我也会跟她一样,好好活着。”

  该去死的,是那些人,不是她们。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335.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335.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