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一更】穗穗够给她面子了...)_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笔趣阁 > 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 第七十四章(【一更】穗穗够给她面子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十四章(【一更】穗穗够给她面子了...)

  对上她目光,路穗穗微微笑了下。

  后头有摄影师在跟拍,简单的打过招呼后,三人进入机场。

  节目组提前跟机场工作人员沟通过,安排了候机室给他们。

  三人进去时,江煦和赵邑已经在了。

  路穗穗跟赵邑第一次见,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也是流量型的,据说唱歌很好听,也是选秀节目出道的。

  再多,路穗穗并不清楚了。

  打过招呼后,一行人分别坐在两侧。

  “孟珂还没来,还有一位老师是谁你们知道吗?”赵邑先打开话茬。

  赵可儿:“不清楚。”

  节目组一点也没透露。

  在另外两嘉宾还没过来之前,这边氛围说怪不怪,但说和谐,也真的没有多和谐。

  从路晴画跟路穗穗打招呼那一刻起,跟拍的摄影师和工作人员便敏锐的察觉出了点什么,这两人之间绝对有点事。

  就前两天路穗穗代言的那个鞋履品牌,网上也有爆料,说品牌代言人最开始接触的是路晴画,但不知为何被路穗穗截胡了。

  这两人恩怨很深。

  节目组看到有冲突有恩怨的艺人一块参加节目,心里是暗喜的。

  怎么说呢,现在和谐美美的节目少有人看,大家都喜欢撕逼的喜欢刺激的。撕逼越厉害,观众的讨论度便会越高,对节目热度越好,对节目组来说,当然也更好。

  赵可儿跟路穗穗在聊天。

  “《无尽》今晚就大结局了是吧?”

  路穗穗点头,“对。”

  赵可儿:“我跟你说,你和江煦be的那场戏,我哭死了。”

  “江煦。”说到这,她喊了声坐在她们对面的人,“你演技真牛。”

  江煦一怔,神色寡淡说:“谢谢。”

  赵可儿:“你还真跟电视上一样酷啊。”

  “没有。”江煦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第一次参加综艺,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其实并不知道。

  如果不是因为某点特殊原因,这个综艺就算是经纪人接下了,他也可以拒绝可以不来的。

  思及此,他看了眼赵可儿旁边的人。

  路穗穗恰好抬头,两人对视一眼。

  路穗穗微微一笑,点评,“不用谦虚,我也觉得你演的很好。”

  那场戏如果不是江煦入戏快,带着她入戏,路穗穗也不敢保证自己能演那么好。

  她跟江煦在电视里是一周前be的,两人遥望的那个眼神,被很多博主剪辑出来,催泪专用。

  那天,两人一点不意外上了热搜。

  路穗穗抽空刷微博时还看到很多观众说把家里的纸巾哭完了,让路穗穗和江煦买纸巾。

  因为这场戏,路穗穗的演技被观众更认可了一些。

  江煦就更不用说了,他本身演技就好,是块璞玉,只是还没来得及打磨就被人用恶势力埋藏罢了。

  江煦顿了下,敛目看她,“你演的也很好。”

  赵可儿在旁边听两人别扭对话,扑哧一笑道:“你们俩干嘛呢,互动恭维啊?”

  “说实话。”

  路穗穗觑她。

  赵可儿还想说点什么,一侧来了人。

  是特约嘉宾。

  看到人的时候,大家都有些许意外,竟然会是黎曼。

  黎曼是在座所有人的前辈。

  她不是科班演员出身,是在十六岁时被星探发现,从而进入娱乐圈。到现在,已经近三十年了。

  演技爆炸,拍过的好作品数不胜数,是他们这代人的偶像。

  谁也没想过,她会来参加综艺。

  路穗穗对她有点印象,夏莉和她提过。

  不过黎曼自从结婚后,渐渐的便淡出娱乐圈了,少有拍戏,各大活动现场更是没有她的身影。

  印象里是有一次采访,有人问她说是丈夫不允许她出来拍戏了还是怎么,黎曼满脸幸福对着镜头说――是因为她在享受现在静谧的时光,享受跟丈夫孩子在一块的生活。

  她忙碌奋斗了二十年,是时候歇一歇了。

  “黎老师。”

  在场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黎曼穿了一件浅色风衣,气场强大。她笑盈盈模样,打着招呼道:“你们好。”

  路晴画率先朝她伸出手,浅声道:“黎老师好,我是路晴画。”

  “赵可儿。”

  “路穗穗。”

  ……

  全部人打完招呼后,黎曼问:“人都到齐了吗?”

  “还没有。”路晴画应声,皱着眉头说:“还有个小爱豆没来。”

  她观察着黎曼的表情,无奈笑笑说:“现在的艺人跟黎老师那个年代不能比,他们不太有时间观念,希望黎老师别介意。”

  孟珂和赵邑一样,是选秀出身。

  但不一样的是,赵邑是草根爬起来的人物,而孟珂,是某集团千金。据悉,她是那种不红就得回家继承家业的人。

  当然,没有经过证实。

  这些事都是夏莉提前告诉她的。

  路穗穗看过照片,是个挺可爱的小女生。

  她看了下时间,喊道:“黎老师先坐一会吧。”

  路穗穗认真说:“我们定的时间是十一点,现在还有半小时,我相信孟珂能赶到的。”

  小爱豆虽骄纵,但感觉也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

  黎曼笑着点点头,“行。”

  又等了一会,孟珂到了。

  她匆匆忙忙的,推着两个大箱子。

  “抱歉抱歉。”她鞠躬,不好意思说:“我是不是迟到了?”

  “没有。”赵可儿起身,“还差十分钟才迟到。”

  她看她,“先缓缓。”

  孟珂摸了下鼻尖,不好意思说:“我起晚了,真的不好意思。”

  她爱睡懒觉,自己不想起的时候,谁也喊不醒。

  赵邑和孟珂合作过,知道她脾性。

  “没事没事,还没到时间呢。”他起身,“我们现在是可以去办托运了吗?”

  节目组:“先去办托运,还有个事要宣布。”

  路穗穗看了好几个不同的旅游综艺,大概能猜到是什么事。

  他们这个旅行综艺,还没选导游什么之类的出来,估摸着待会是宣布这个。

  托运好行李,一行人过安检,去了贵宾室休息。

  距离登机时间还有三个小时,大家能开个会,还能慢吞吞享用一个午餐。

  进到贵宾室,果不其然,节目组开始宣布这趟旅行的规则。

  嘉宾们不能花自己的钱,要全部上交,他们会有专门的旅游经费给到他们,因为第一站他们帮忙筛选了酒店定下,所以那部分钱要先扣掉。

  听到这话,赵可儿哀嚎:“第一站就不能大方一点?”

  导演:“不能。”

  赵可儿无语,“抠门死了。”

  孟珂也跟着说:“就是,我们一天多少钱啊?”

  她好奇。

  导演:“每个站不一样,每个城市的消费也不同。”

  他说:“欧洲站每人一天两百欧元。”

  路穗穗算了算,“包括住的?”

  导演:“是的。”

  路晴画:“导演,这是不是太少了点?”

  她对欧洲熟练,这是展现她能力的一面,她跟导演掰扯,“欧洲住的都不便宜,我们要吃要坐车,还得住,两百欧肯定是不够的。”

  导演笑笑,“这是我们计算出来的,一定够。”

  只是住的没那么好。

  黎曼几个人从不算这个事,她对金钱根本没有什么概念,“两百欧能买到什么东西?”

  路晴画眼睛一亮,决定请黎曼出场。

  “黎老师,两百欧真的很少很少,我们住酒店一天要花的就不单单是两百欧。”她道:“像知名酒店……”

  路晴画举例,说出口的是欧洲非常出名的奢华酒店,古堡类的。

  听到这,导演组哭笑不得,“晴画,我们这回是穷游,那种酒店肯定是不在你们入选范围内的。”

  观众谁想看你住古堡酒店啊,他们要看的就是你在旅途中的窘迫。

  古堡的奢侈生活,播出来除了最初会让观众羡慕一下外,过后一定是挨骂的。

  每个人的生活费就这么多,节目组坚决不多。

  众人看没办法,路晴画有些生气道:“这要怎么花嘛。”

  导演笑笑。

  “钱是这么多。”

  他顿了下说:“现在大家来看看,谁愿意当导游吧。”

  “啊?”

  赵可儿震惊,“这不是你们选的吗?”

  导演:“你们自由投票选择。”

  众人:“……”

  一行人面面相觑看着,最后的最后,大家不投票,选择抽签。看谁运气好谁抽中。

  第一个中招的是赵可儿。

  看到自己抽中的导游角色,赵可儿心如死灰。

  “我……我会把大家弄丢的。”她本身就是个路痴。

  “不会的可儿姐。”孟珂嘴甜,“我们相信你。”

  赵可儿:“……”

  她不相信自己。

  但事已至此,也没办法了。

  她哭唧唧看向路穗穗,“你要帮我。”

  路穗穗失笑,“好。”

  “现在导游出来了,你们要不要选个会计?”导演问:“我看可儿也不像是会管钱的人。”

  赵可儿:“导演你说的太对了。”

  她也是个对金钱没有很深概念的人。

  “那会计你想选谁?”

  赵可儿:“穗穗愿意吗?”

  路穗穗正要应声,路晴画道:“会计要选个能算对账的吧。”

  她这话咋一听没毛病,可‘能算对账’这四个字对着路穗穗说,意思很明显。

  路穗穗一初中文化生,能算对账,别开玩笑了。

  听到这话,路穗穗笑盈盈说:“晴画姐说得对。”

  她看赵可儿,扬扬眉道:“那这样吧,让晴画姐管钱,她之前在欧洲留学过,也在那边生活了很多年,对欧洲的物价啊什么的肯定比我们熟悉,她管钱最合适。”

  赵可儿眼睛一亮:“好呀!”

  她立马把导演给她的钱交给路晴画,“晴画,这钱就交给你了啊。”

  路晴画:“……”

  她脸色微僵,她明明不是这个意思。

  她不想赵可儿看起路穗穗,看不得她们俩关系好,但她也真的没想过要自己管钱,她管不来不说,还有可能会累死。

  但偏偏,所有人都对赵可儿的决定没有意见。

  会计就定路晴画了。

  吃了个节目组请的豪华午餐,一行人慢悠悠地上飞机,飞往陌生国度。

  考虑到各方面问题,赵可儿跟路晴画坐在一块,导游跟会计要分配很多东西。

  路穗穗本来是想跟孟珂一块坐的,但她和路穗穗不熟,找赵邑去了。

  黎曼朝她笑了笑,温声道:“穗穗,我们坐一块?”

  路穗穗欢喜道:“好呀。”

  考虑到黎曼的习惯,路穗穗把靠窗的位置留给她,她坐在外面。

  飞机还没起飞,工作人员也还在跟拍素材。路穗穗掏出手机,往只有三个人的家族群发消息。

  路穗穗:「上飞机啦。」

  路年年:「姐姐注意安全呀!无聊的话可以跟我聊天。」

  路景山:「也可以跟爸爸聊天,长途飞行很累,记得多休息,落地了跟爸爸说,在那边有什么困难记得打爸爸之前发给你的电话。」

  考虑到路穗穗是跟一群不熟的人录节目,路景山怕她迷路什么的,给她发了欧洲那边人的联系方式,甚至还让她背了下来,万一出什么问题,她随便什么时候打,对方都会接,都会帮忙搞定她的困难。

  路景山怕他们在那边没地方住,甚至还告诉她,他们家在欧洲好几个城市都有房子,庄园有,别墅也有,总而言之,够他们一群人居住的。

  路穗穗觉得他稍微有点夸张,但她知道路景山的那些担忧,一一应承下来。

  三个人聊了会。

  路穗穗手机一震,是裴之行的信息。

  裴之行:「上飞机了?」

  路穗穗:「嗯。」

  裴之行:「第一站是意大利?」

  路穗穗:「对。」

  他们的第一站,是古罗马。

  裴之行:「注意安全,那边小偷比较多,把东西放好,手机挂着。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路穗穗哭笑不得:「知道了。」

  裴之行:「我的号码记得吧?」

  路穗穗:「我现在给你背一遍?」

  她开玩笑的。

  裴之行:「可以。」

  路穗穗:「……节目组在拍呢,我身上还戴着麦。」

  裴之行没再为难她。

  两人正欢乐聊着,路晴画忽而cue她。

  “穗穗。”她浅笑盈盈问:“跟谁聊天呢,这么开心,是男朋友吗?”

  路穗穗皮笑肉不笑地说:“不是。”

  路晴画“啊”了声,惊叹说:“抱歉啊,我主要是看你笑得太甜了,跟我朋友之前恋爱一样,以为你在跟男朋友聊天。”

  路穗穗望着她,展颜开笑。

  她笑起来更甜了,眼睛弯弯,唇角弯弯的模样,她本就生得漂亮,笑起来的时候更甚。

  路穗穗是纯而欲的长相,纯的时候像清纯校花,欲的时候,勾的人心之所向。

  这一笑,不说是路晴画愣了,连一直在拍的摄影师也有点陶醉。

  他直愣愣地把镜头对准路穗穗。

  他敢保证,路穗穗笑的这一幕,一定会被观众疯狂截图。

  在几个人怔楞间,路穗穗一秒变色。

  她问:“晴画姐,我刚刚笑起来甜吗?”

  路晴画还没说话,一侧的黎曼先点评了,“甜,非常甜。”

  她说:“穗穗可塑性不错。”

  路穗穗浅笑,“谢谢黎老师。”

  她抬眸看向路晴画,“晴画姐觉得呢。”

  路晴画微怔,抿了下唇说:“甜。”

  “那就行。”

  路穗穗慢条斯理问:“我对晴画姐都能笑这么甜,跟朋友聊天笑得甜一点也正常吧?”

  路晴画神色微僵,干笑了声:“是我误会了。”

  路穗穗莞尔,脸色冷淡看着她,“确实。”

  路晴画微顿,收回目光。

  两人的交锋,让摄影师和其他工作人员一愣一愣的。

  这两人是真不合呐。

  有了这一茬,在飞机上,路晴画没再找路穗穗的麻烦。

  倒是黎曼,侧眸打量了她半晌,笑着说:“穗穗你有点意思。”

  路穗穗微怔。

  黎曼道:“褒义词。”

  路穗穗一笑,“谢谢黎老师。”

  漫长的飞行。

  路穗穗上飞机后精神还不错,掏出剧本看了看。

  但她拿下孔毅然导演电影的这事还在保密阶段,试镜虽被人公开了,可结果还没公布。所以路穗穗剧本上的字被她遮住了。

  她低头看剧本,黎曼本身在看书,但看她这么专注,忍不住好奇。

  路穗穗倒也没有瞒着她,压着声音说了两句。

  听到剧本名字,黎曼怔了下说:“孔导的那个?”

  路穗穗点头。

  她突然想起,黎曼好像拍过孔毅然的电影。

  她刚想到,黎曼笑说:“我也听到了点这电影的一些风声。”她盯着路穗穗看了半晌,道:“他眼光不错。”

  路穗穗被她这样夸,还有点不好意思。

  “刚刚在写什么?”

  “人物小传。”

  黎曼应声:“方便给我看看吗?”

  “方便的。”

  黎曼接过她写小传的笔记本,惊讶说:“你字写的不错。”

  路穗穗被夸的脸红了。

  看完,黎曼还给她指出了两个小问题点。

  听她说完,路穗穗卡着的地方,忽然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黎曼虽然近十年没拍戏了,可她年轻时候的功底一直都在,她的感觉也都还在。

  以前,路穗穗听过外人对黎曼最多的评价是,她人孤冷,性格高傲。

  可这几个小时相处下来,她觉得网传真的害人。

  黎曼不仅不孤冷,还很热心。她很愿意教后辈。

  讨论了一番,路穗穗有了新的感觉。

  她记下,到晚上的时候,路穗穗看周围的同伴都休息了,这才拿出眼罩,跟着睡了一会。

  睡了几个小时,路穗穗醒来时飞机还没落地,她给赵可儿发了个消息,想看看她是睡着还是醒着的。

  赵可儿很快回了过来。

  醒着的。

  从运气爆表抽中了导游,她就没办法正常休息了。

  路穗穗看她跟自己哭诉,回道:「把你做好的攻略给我看看,我来帮你做完善。」

  赵可儿:「真的吗呜呜呜呜呜呜呜爱你!」

  路穗穗:「真的,你信得过我就行。」

  赵可儿:「全飞机,除了机长我最相信你。」

  路穗穗被她逗笑:「好,让摄影师拿给我吧,你好好休息会。」

  赵可儿:「我去上厕所,自己拿给你。」

  拿到赵可儿的攻略本,路穗穗翻看了会,发现她做的很细致,但速度稍微有点慢。

  她做的基本上是吃什么玩什么的。

  路穗穗掏出自己提前买好的欧洲游书籍,边翻边给赵可儿完善。

  她也没去欧洲旅过游,但以前真的太向往了,几乎隔一段时间她便会不受控制的掏出手机,看网上其他人的旅游攻略,看别人的旅游行程和心得。

  日积月累下来,欧洲哪些地方值得打卡,哪里有特色的地方,路穗穗都稍微有点印象。

  在出发前,她也把自己脑海里有印象的地方查了一遍,也重新翻了攻略和游记,仔仔细细做了笔记。

  他们落地时,已经近七点了。

  外面天黑了。

  “把衣服穿上。”路穗穗看了眼,“我查了天气,今天罗马比较冷。”

  赵可儿:“在行李箱里,待会拿了箱子再穿。”

  赵可儿深呼吸了一下,开始当起导游工作,组织大家下飞机,拿行李。

  拿上行李后,在被导演组告知没有车的时候,她懵了。

  “这怎么办啊?”

  路晴画皱眉,“租车呗。”

  她看赵可儿,“你会看英文吧?”

  赵可儿:“……”

  她顿了下,“会。”

  她看着身边的行李,“这些行李怎么办?”

  路穗穗缄默了会,看向江煦:“江煦,我没记错的话,你英语好像还不错对吧。”

  江煦应声。

  “那你陪可儿姐去租车吧。”她指了指:“我们留在这儿看行李。”

  江煦:“好。”

  他看向赵邑,叮嘱道:“保护好她们。”

  赵邑:“遵命。”

  “哇,江煦哥好man啊。”孟珂花痴。

  黎曼道:“确实不错。”

  她看路穗穗,“我们就在这边等吗?”

  “黎老师你们饿吗?”

  黎曼点了下头,“有一点点。”

  孟珂捂着肚子,“饿死了穗穗姐。”

  她比较娇气,脾气也比较大,但人长得很可爱。

  “有什么吃的吗?”

  路穗穗行李箱有不少吃的东西。

  她也没在意是在外面,直接将行李箱打开,从里掏出饼干。

  “先吃点饼干将就一下吧,我估计我们要很晚才能吃饭。”

  孟珂:“好呀。”

  黎曼也接下。

  递给路晴画的时候,路晴画客套拒绝,“我减肥,不吃这些高热量食物。”

  路穗穗一点没犹豫,看向赵邑:“小邑吃吗?”

  “吃。”

  几个人站在一块啃饼干。

  明明是很心酸的一个行为,但看着就异常和谐。

  导演组一群人看着他们,再看看一侧低头玩手机的路晴画。

  有人出声,“她看上去有点落寞啊。”

  “落寞什么啊。”另外有工作人员应话,“是她自己不要的,穗穗够给她面子了,说实话,出门旅游就是要随便啊。”

  不少人纷纷点头。

  路晴画格格不入,完全是她自找的,怪不得别人。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335.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335.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