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二更】比起鬼,她更怕藏...)_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笔趣阁 > 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 第八十六章(【二更】比起鬼,她更怕藏...)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八十六章(【二更】比起鬼,她更怕藏...)

  路穗穗被宋星驰问的哑言,她无奈揉了下鼻子,低声道:“专业一点星驰弟弟。”

  宋星驰配合:“好的。”

  两人在旁边交流着,看上去格外和谐。

  宋星驰对外一直是高冷酷哥人设,只有在路穗穗面前,是个傻憨憨的弟弟。

  明明两人年龄相差不大,可他就是很尊重路穗穗,一口一个穗穗姐,喊得很亲昵。

  一侧的路晴画一直在注意他们这边,在看到宋星驰对路穗穗的那个笑后,她眼里闪过一丝妒意。

  为什么。

  为什么路穗穗总能轻而易举让这些男人喜欢她,对她那么好。

  明明她什么也不如自己。

  裴之行是这样,录节目的江煦和赵邑是如此,宋星驰就更不用说了。

  注意到她目光,宣兰突然出声:“星驰跟穗穗关系还蛮好。”

  谈远:“他们一起参加了一个综艺吧。”

  他虽然是个老干部,但也看新闻的。

  宣兰:“确实。”

  她转头看向路晴画,“那个综艺晴画也有参加吧。”

  哪壶不开提哪壶。

  路晴画脸色微僵,和宣兰对视一眼,抿了下唇道:“嗯,不过我是国外篇的,跟星驰弟弟正好错开。”

  宣兰笑笑。

  谈远拉回话题,“看看这位选手吧。”

  “……”

  五个人讨论着,到七点,节目正式开始录制。

  因为是选秀节目,参加的都是小年轻,化妆师给他们化的妆,也都是偏舞台偏年轻化。

  路穗穗本以为自己能优雅漂亮一点,没想到的是,不单单没有优雅,反而做了个稍显叛逆的造型。

  上回拍广告的黑直发还没烫回去,化妆师也没给她做特别的发型,直接拿了颜色比较夸张的粉紫色,给她别在头发上,藏在里面,若隐若现。

  为搭配发色,路穗穗穿了一套甜酷的风格的衣服。

  黑色的抹胸吊带搭配同色系的阔腿裙裤。

  她首次做这样夸张的妆,换出来时,工作人员都愣了下。

  路穗穗看他们的表情,迟疑道:“不好看吗?”

  “没有没有。”造型师道:“我知道你什么风格都能驾驭,但也没想会驾驭的这么好。”

  路穗穗被她逗笑。

  “还好。”

  她看了看镜子,浅声道:“先去拍照吗?”

  他们要拍宣传照。

  “对,我给你补补妆。”

  “好。”

  拍完照,又吃了个晚饭,便到了节目录制时间。主持人上台,喊导师们出场。

  路穗穗是发起人,第一个走上舞台。为了配合节目,她还唱了一首歌。

  她唱的是上回直播间唱的那首歌,气息还算稳,声音很给她加分。

  听她唱着,后台等待上场的宣兰说了句:“穗穗唱歌还不错诶。”

  谈远颔首,“确实,就是没专业学过,但声音是天赐。”

  宋星驰表示认可。

  唯独路晴画,听到这话时黑了脸。

  唱完,其他导师一一现身。

  路穗穗和导师们坐在一侧,但位置是不同的。她是发起人,在最角落边边。但位置坐的很舒服,路穗穗还挺喜欢的。

  选手们上台表演。

  路穗穗一般情况下不会主动点评,只有四位导师cue到她的时候,她会发言。

  刚开始几位,她都没机会说话。

  倏地,有个长相很奶的小男生上台了。

  他是边弹边唱的表演,据说词曲都是自己写的,很有才华。

  听他弹唱完,专业的路晴画第一个点评。

  在大家以为她点评结束,正准备投票的时候,路晴画忽然cue了路穗穗。

  “穗穗一直没说话,要不我们让穗穗点评一下如何?”

  镜头给到路穗穗这边。

  她抬眸对着几道看过来的目光,神色自然,一点也不慌张,“首先抱歉说一声,我不是专业歌手,我的点评肯定也不会有谈老师他们的专业,如果有哪里评价让各位选手不舒服,一定要及时说出来好吗?”

  台下等待上台的小鲜肉们齐声呼喊:“好!”

  这怎么不好。

  路穗穗笑笑,看向等待自己点评的选手,浅声道:“你的手很漂亮,是一双适合弹钢琴的手。”

  选手被她这么一夸,脸红了。

  路穗穗弯唇,“词曲是自己做的,证明你很有才华。”她顿了下问:“你是不是有点紧张?”

  选手一愣,点了下头。

  路穗穗道:“你声音不错,但可能是太紧张了,开口时有个音没跟上,中间也有几个不是很必要的颤音。”

  还没等选手说话,路晴画拿起话筒看她,“穗穗你怎么知道那是他紧张发出的颤音呢?”

  她一副专业人的架势,“很多歌手在歌曲里,会有自发的颤音,这是特色。”

  路穗穗微微一笑,看向谈远,“谈老师觉得呢?”

  谈远:“穗穗说的不错,那两个颤音不是必要的。”他夸道:“听得很仔细。”

  路穗穗不好意思道:“就是听众的角度点评,专业的还是需要你们。”

  宣兰跟着应声,“确实。”

  她看向那位选手,“整体不错,但太紧张了。”

  ……

  中途休息时,夏莉过来。

  “感觉如何?”

  路穗穗接过她给的保温杯,喝了一大口水说:“还可以,就是有点紧张。”

  夏莉好笑看她,“我可没觉得你紧张啊,点评的头头是道。”

  路穗穗朝她眨眨眼,“那都是我看其他选秀节目学来的。”

  路穗穗别的不行,但摆摆架子做做样子什么的,是没问题的。更何况,她不知道是不是原主母亲在音乐声有天赋的缘故,她自己对音乐的感觉也是敏锐的,她自己或许不会弹唱也不会作词作曲,可哪里不对劲哪里需要改进的,她都能听出来,甚至给出还不错的建议和想法。

  夏莉叹了口气,“你跟路晴画这期播出,你们粉丝绝对撕的腥风血雨。”

  路穗穗:“……”

  “随便吧。”她不在意,“事已至此,走一步看一步。”

  “嗯。”

  《耀眼之星》第一期节目录完,已是深夜。

  考虑到时间太晚了,几位导师的行程安排也密密麻麻的,一行人便没有在结束后聚一块吃个夜宵的想法。

  回家路上,夏莉看了看微博。

  果不其然,网上有爆料了。

  节目组准备明天再官宣导师阵容,但这会营销号纷纷冒了出来。

  曝光了导师,曝光了发起人。

  看到发起人是路穗穗的时候,不少网友懵了。

  路穗穗一个演戏的初中生,怎么还能当音乐节目的导师了啊?!她是怎么好意思接下这份工作的?

  一时间,不少网友骂她。

  连带着之前对她黑转路的人,也觉得她这工作接的是只想赚钱也不考虑专业问题了。

  夏莉皱了皱眉,自然能清楚这背后有人推波助澜。

  她侧眸看向一侧捧着剧本在看的人,想了想还是没先跟路穗穗说这事。他们这个节目很快会剪辑播出,到时候大家就会知道路穗穗合不合适了。

  说真的,夏莉以专业经纪人角度来分析――这个世界上暂时还没出现路穗穗搞不定的综艺节目。

  无论她是专业还是不专业,她都能很好把握综艺的那个度,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不知道的她也不会随便说。

  路穗穗到家洗完澡已经半夜三点了。

  她困得要命,自然不会去微博上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翌日上午,《耀眼之星》官博官宣发起人和导师阵容。

  照片是昨天下午拍的,也就是路穗穗第一期的造型。

  一曝光,原本冲过来想骂为什么要选路穗穗的网友们忽然刹住车。

  诶?

  路穗穗这个造型,怎么还真的有点舞台风的感觉呢?

  等等,不专业就是不专业,长得漂亮造型合适有什么用。

  瞬间,网友们开始质问《耀眼之星》官博,为什么这种音乐选秀节目,发起人选的不是专业歌手,而是一个从没学过唱歌跳舞的演员。

  路穗穗原以为官博不会回复,毕竟质疑这种事,时常遇到。

  却没想,官博不仅回复了,回复的还挺刚:「我们邀请穗穗是因为台上有四位专业导师了,选秀节目选出来的人,需要专业人点评,但也更需要像大家一样的听众耳朵。再者,第一期录制已经结束,我敢保证看完第一期节目,大家不会再说我们选错了人。」

  看到这个回复,路穗穗惊讶。

  她跟夏莉讨论,“官博这样回真的没问题吗?”

  夏莉:“能有什么问题。”

  她看路穗穗,“你是不知道《耀眼之星》的后台有多硬,官博自然也有底气。”

  路穗穗眨眨眼,想到合同上的签约金,说道:“我知道的。”

  《耀眼之星》是有钱后台投资的,什么都缺,唯一不缺的就是钱。

  之后几天,路穗穗没特别工作,不是在家看剧本就是出门练琴,把自己所有时间安排的很紧。

  一晃,又到了《耀眼之星》第二期的录制。

  第二期录制也一切顺利,什么都没有。

  但路穗穗的点评,明显专业了点。

  谈远问她,“去哪里进修了吗?”

  路穗穗不好意思笑了笑,“没有,就是找音乐老师恶补了一下。”

  听到这话,路晴画轻哂了声,趾高气昂地从她旁边走过。

  两期节目录制下来,谈远也知道这两人不对付。

  他笑看着路穗穗,感慨说:“不知道我们这节目,能不能顺利录完。”

  路穗穗:“……”

  说实话,她也不知道。

  回去之前,路穗穗去了趟洗手间。

  好巧不巧,又跟路晴画碰上了。

  路穗穗没给她多余的眼神,拧开水龙头洗手。

  蓦地,一侧传来嗤笑声。

  她抬眸,看向路晴画,“有话直说。”

  路晴画冷笑两声,压着声音问:“路穗穗,你得意不了太久。”

  路穗穗觉得她这话说的很莫名。

  她微微笑,问她,“请问,你哪里看到我得意了?”

  她不是一直这样吗?

  “你――”路晴画看着她淡定的这张脸,气不打一处来。

  她逼问:“你是不是跟裴之行在一起了?”

  “关你什么事?”路穗穗毫不犹豫回答。

  路晴画被她的话气到吐血,她扬起手,还没落下就被路穗穗抓住了。

  她力气比路晴画大。

  路穗穗一把将她的手腕甩了出去,冷声道:“路晴画,你想发疯可以回你家里去发,这里是录节目的地方。”

  她顿了下,淡声道:“我不想跟你在这里起争执。”

  路晴画脸一沉,也反应了过来。

  她恶狠狠瞪着路穗穗,咬牙切齿道:“你给我等着。”

  她不会再让她嚣张多久。

  路穗穗觉得她神经病,但还是暗暗把这事记在了心里,决定回家后跟路景山提一提,或者跟夏莉说一声。

  她感觉路晴画比上回见到的时候,更不对劲了。

  面上,她是冷静了两期节目,可路穗穗总觉得她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劲。她怕出事。

  录完回去时,又是深夜。

  路穗穗抬手,轻压着自己的眼皮。

  乐乐正在看网上八卦,不经意扭头时,她看到了路穗穗眼皮上方的东西。

  “穗穗姐,你在做什么?”

  “没什么。”路穗穗皱了下眉说:“我这眼皮一直在跳,好烦。”

  跳一天了。

  在路晴画没找她麻烦之前就在跳。

  乐乐失笑道:“左眼跳财的。”

  路穗穗觑她,一本正经说:“不要迷信。”

  她现在不差财,可能就是今天太疲惫了,眼皮都累了。

  乐乐“噢”了声,妥协道:“好吧。”

  她低头刷着,笑盈盈说:“穗穗姐,明天旅行综艺就开播了,你紧张吗?”路穗穗扬扬眉,“还好吧。”

  她没什么紧张的。

  乐乐想了想,也是。

  她穗穗姐一直都是临危不乱的人设,淡定不已。

  两人在车里嘀咕着,路穗穗忽然还有点饿了。

  “乐乐。”她闭着眼睛靠在车窗边,问:“你说我这个点要是吃宵夜了,夏莉姐会骂我吗?”

  乐乐:“不会吧。”

  “你明天不是没工作吗?”

  “对哦。”路穗穗眼睛一亮,看向开车的李默,“李默,待会要到家的时候在山脚下停一停吧,我们买点夜宵。”

  李默是路穗穗助理,偶尔也简直司机工作。

  李默应声:“好的穗穗姐。”

  到回家的路口停了一会,李默跟乐乐去给她买宵夜。

  路穗穗坐在车里,直接给还没睡的裴之行打电话。

  这段时间裴之行比较忙,一直都在外出差,两人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

  “喂。”

  裴之行还在回邮件,看到她电话,眉眼间染了些许喜色,“到家了吗?”

  “没有。”

  路穗穗瓮声瓮气说:“有点饿了,我让李默和乐乐给我买宵夜去了。”

  裴之行莞尔,“准备吃什么?”

  路穗穗:“烧烤。”

  她眼睛亮了亮,低声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裴之行微怔,嗓音沉沉,似勾引,“想我了?”

  “没有呀。”路穗穗面不改色说:“我就是随便问问,年年明天回家。”

  路年年前不久进组了,拍的依旧是电视剧。

  他们到一个地方拍完,要转场了,所以有一两天假期。

  裴之行皱眉,“她怎么那么闲?”

  “……?”

  路穗穗无言,“不闲呀,我都好些天没见到她了。”

  裴之行沉默。

  安静了一会,路穗穗隐约听到了点什么声音。

  她皱了下眉,“你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裴之行一怔,“什么声音”

  “不知道。”

  路穗穗说:“我好像听到有人在车旁边。”

  裴之行拧眉,第一时间警觉,“李默和乐乐还没回来?”

  “嗯。”

  “车门锁了吗?”

  路穗穗愣了下,“锁了啊。”

  她一个人在车里,车门当然锁了。

  裴之行思忖了会,低声道:“现在在哪?”

  “就是回家的那个路口。”路穗穗如实告知。

  裴之行应声,“应该没什么事,你给李默打电话,让他先回来。”

  路穗穗原本是不怎么紧张的,但被裴之行这样一说,她立马跟着警觉起来。

  “好。”

  借着黑漆漆的夜色,路穗穗试图想透着车窗往外看看,想知道是不是自己听觉出了问题。

  她一转头,对上了一张戴了面具的脸。

  “啊!!!”

  路穗穗下意识尖叫了声,她紧握着手机,蜷缩在椅子上。

  很快,那个面具便消失了。

  路穗穗脸色煞白,她快速拨通李默电话,让人回来。

  两分钟时间,李默便跑了回来。

  “穗穗姐,怎么了?”

  路穗穗平复着自己的呼吸,“我们车附近有人吗?”

  “啊?”

  李默第一时间去看,他摇了摇头:“没有。”

  路穗穗抬头,看向路道旁边的监控。

  她抿了下唇,低声道:“我刚刚在车窗玻璃上看到了一张很恐怖的面具。”

  李默在周围环视看了一圈,什么都没有。

  “会不会是产生幻觉了?”

  “不可能。”

  路穗穗肯定说:“乐乐呢?”

  “她走的慢了点。”话音一落,乐乐也回来了。

  “穗穗姐,你没事吧?”

  路穗穗摇头,“我没事。”

  她跟着下车,朝四周张望看了看,确实什么都没有。

  路穗穗思忖了会,低声道:“先回家。”

  “好。”

  到家,裴之行第一时间给她打了电话。

  他刚问过李默,什么情况都没有,但路穗穗不是个会产生错觉的人,她的直觉向来很准。

  “那张面具长什么样?”

  裴之行问。

  路穗穗坐在床边,轻声道:“我形容不出来,太黑了,根本没来得及看清。”

  她就记得,那张面具张大着血口,一眼看过去的时候极其恐怖。

  裴之行点头,他声音沉稳:“害怕吗?”

  “一点点。”路穗穗其实不信鬼神什么之类的,但有人恶意的恐吓,她心里没有底,她是害怕的。

  比起鬼,她更怕藏在背后的人。

  突然间,路穗穗想到了路晴画在洗手间跟自己说的话。

  可她又觉得,路晴画不会那么蠢。

  她不可能刚跟自己挑衅完,就找人来恐吓自己。再者,路晴画也不可能会算准她今天晚上想吃宵夜,然后在回家的路上安排人戴上面具吓她。

  听她说完,裴之行直接说:“我让人去查查。”

  他安抚她情绪,“不用怕。监控我让人去调出来,你先洗澡睡觉,睡醒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路穗穗答应着:“好。”

  她深呼吸了一下,轻声说:“那你也早点休息。”

  “好。”

  挂了电话,路穗穗在床边呆坐了一会,起身进浴室。

  裴之行这边,挂了电话后,他让杨向明去订最快的航班回鹿城。

  与此同时,裴之行给路景山打了个电话。

  两人谈完,裴之行又拨了个电话出去。

  ……

  这一晚,路穗穗睡得不怎么好。

  她梦里老是出现那张面具,可她看不清面具后面的人是谁。耳边还一直有一道很恐惧的声音,在对她说话。

  说的是什么,路穗穗也听不清。

  她眉头紧锁着,挣扎着,想醒过来却又醒不来。

  不知过了多久,路穗穗猛地睁开眼。

  看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后,她暗暗松了口气,大口大口呼吸。

  蓦地,她察觉到了点什么。

  路穗穗一怔,侧头一看,对上裴之行的目光。

  两人对视一眼。

  裴之行起身走近,他伸手,用后背摸了摸她额头,低声问:“做噩梦了?”

  “嗯。”

  看到他,路穗穗忽然就软了下来。

  她委屈说:“做了好多噩梦。”

  乱七八糟的,有人戴着面具追着她跑,还有动物也在追她,还有各种车声,鸣笛声。

  裴之行抬手,将人揽入怀里。

  “不怕。”他轻声哄着,“我在这。”

  路穗穗被他抱了一会,思绪才渐渐回笼。

  “你怎么回来了?”

  她想起来,明明昨晚他才说还没那么快。

  “不放心。”裴之行如实告知,“我回来看看你。”

  路穗穗嘴唇动了动,轻轻应了声:“那不会耽误你工作吗?”

  裴之行一笑,“不会。”

  他抬手给她顺了顺睡乱的头发,“安排了其他副总处理。”

  集团不是只有裴之行一个人。

  路穗穗稍稍放心了点。

  “现在几点了?”

  裴之行看了眼时间,“七点。”

  路穗穗算了算,她就睡了不到四小时。

  她看近在咫尺的英隽脸庞,反应迟钝道:“那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裴之行不是在国外出差,他最近在榕城,也是因为近,才能这么快赶回来。

  “刚到半小时。”

  一进来,他便听到了路穗穗的呓语,一直在说点什么,可裴之行听不清,也喊不醒她。

  路穗穗怔住,“那你不是一夜没睡?”

  难怪她刚刚看裴之行眼底黑眼圈严重。

  裴之行“嗯”了声,“不困。”

  他垂眸看着路穗穗,“还要不要再睡会?”

  路穗穗缄默了会,在裴之行的注视下问:“你陪我吗?”

  “嗯?”裴之行反应慢了几拍。

  路穗穗耳廓微红,却重复了刚刚的话:“你陪我一块睡吗?”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335.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335.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