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一更】大外甥耳朵怎么这...)_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笔趣阁 > 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 第九十六章(【一更】大外甥耳朵怎么这...)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九十六章(【一更】大外甥耳朵怎么这...)

  病房内寂静无声。

  路穗穗盯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看着,心念微动。

  她也不是钢铁直女,自然明白裴之行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这段时间,他白天在医院陪着她。

  晚上也都是等她睡下,确定没有任何需求后才会悄无声息离开。

  每天早上路穗穗醒来时,裴之行已经又回来了。

  如果不是知道他是睡医院附近,路穗穗差点要以为他一整夜都没离开过了。

  这个人和自己一样,第一次谈恋爱,手段不怎么高明,也不太常说甜言蜜语的话,但路穗穗知道,他把自己看得有多重。

  裴之行敛目,垂睫看她沉思的小表情,没忍住,又碰了下她的唇。

  “在想什么?”

  路穗穗抬手,勾住他的脖颈,小声道:“我再住两天出院了。”

  裴之行一怔。

  路穗穗主动,柔软的唇瓣擦过他下巴,对着裴之行幽深的瞳仁,她不自在地抿了下唇说:“就……要跟年年分开了。”

  裴之行:“然后呢?”

  路穗穗微哽,怀疑他是故意的。

  自己表达的这么明显了,还问然后?

  两人无声对视一眼,路穗穗含糊不清道:“然后要回剧组了。”

  溪水镇那边还有她的戏份要拍,近期因为她住院,孔毅然便直接安排先拍喻夏的戏份。她在溪水镇还有几天的戏份。

  是被强|奸后被父母锁在屋子里的,以及,她孑然一身,毅然决然决定找报警上诉抓人的道路。

  只可惜,对方在溪水镇一手遮天,她在这里孤立无援,求助无援。

  恰好在这会,她再次和与自己一样,同样心如死灰的冯艳遇上。

  两人相互扶持,让伤害自己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裴之行:“……”

  他没忍住,弹了下路穗穗额头:“就只想跟我说这个?”

  路穗穗微窘,正欲说话,听到了走廊外路年年的声音,“也不知道我姐睡了没。”

  她故意的。

  路穗穗和裴之行对视一眼,自觉分开。

  路年年还在嘀咕,“裴总应该还在病房吧。”

  她自顾自念了几句,路穗穗才听到许礼那清冽的嗓音,“嗯。”

  路年年:“……”

  好闷。

  她当年为什么会看上许礼?

  许礼并不知道她内心深处的想法,他只觉得裴之行在不在和他无关,他甚至希望路年年能多在外而吹吹风。

  现在的天气很舒服,适合晚间在医院院子里走着晃着。

  一晃,四个人打了个照而。

  “姐。”

  路年年一看到路穗穗就激动,即便她们只是大半个小时没见,“你今晚感觉怎么样?”

  路穗穗瞥她一眼,好笑道:“还不错。”

  路年年放心了,“我们什么时候出院啊。”

  “后天再做个检查,没事就出院了。”

  路年年眼睛一亮,叹息道:“我好想出院了。”

  医院吃的东西,寡淡无味。

  杨姨和陈姨两个人每天想着办法给她们做补品送过来,但真的没什么味道。

  不说路年年嘴馋,就连路穗穗也嘴馋。

  姐妹俩都想出院。

  裴之行和许礼听着,没搭腔。

  路年年说了两句,忽然注意到还没走的人。她诧异,想也没想问:“你怎么还没回去?”

  许礼:“……”

  他蹙了蹙眉,看着路年年,欲言又止。

  他想说点什么,但又顾忌着旁边还有路穗穗和裴之行在看戏。

  思忖了半晌,许礼只能道:“走了。”

  路年年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的话有点儿伤人。

  她抿了下唇,含混说:“嗯,回去注意点。”

  许礼一怔,眉目舒展,音色低缓:“知道。”

  “……”

  许礼走后,路年年转头看向旁边两位看戏的人。

  接到她眼神,路穗穗眨了眨眼说:“裴总,你也该回去了。”

  裴之行:“……”

  路穗穗笑了笑,“我跟年年这边没什么事了,再说还有看护呢。”

  她们一直有请看护,只可惜有裴之行在,看护大多时候用不上。而且,路穗穗和路年年只是脑震荡,有些擦伤问题,没有太明显的伤口,很多事自己都能搞定。

  裴之行目光灼灼盯着她看了会,点头道:“那我回去了,明天早上想吃什么?”

  路穗穗还没说话,路年年率先开口:“裴总,可以让杨姨给我做一碗小馄饨吗?”

  裴之行:“……”

  路穗穗:“想吃小馄饨。”

  裴之行可以拒绝路年年,但没办法拒绝路穗穗。

  他在被子下捏了捏路穗穗的手,无奈答应:“知道了。”

  临走前,裴之行还跟老妈子一样嗦:“有事给我打电话,随时都可以。”

  路穗穗弯了下唇:“好。”

  看关上的病房门,路穗穗收回视线。

  一转头,她对上路年年看过来的眼睛。

  姐妹俩对视一眼,路穗穗不解:“怎么了?”

  “姐。”路年年忽然感慨:“好羡慕你。”

  路穗穗愣怔,哭笑不得:“羡慕什么?”

  “谈恋爱。”

  路年年咕哝:“虽然我还是觉得裴之行配不上你,但他对你好是真的。”

  更重要的是,两个人在一起什么都不做,就很甜。

  偶尔路穗穗要点什么,还没来得及开口,裴之行就知道了。这两人明明没谈多久恋爱,就算是谈,也大多数时候在异地,可他们就是有种说不出来的默契。

  这种默契,这种心有灵犀,是让路年年羡慕的。

  路穗穗扑哧一笑,“你是偏爱。”

  路年年哼哼:“那在我这里,没有人配得上你的。裴总也就勉勉强强能当我姐夫吧。”

  反正她姐,全世界第一厉害。

  路穗穗被她逗笑,想了想问:“你跟许礼现在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路年年:“我们是老同学兼新朋友。”

  闻言,路穗穗挑眉:“老同学我懂,新朋友是什么?”

  “我们高中的时候又没成为朋友,所以现在认识变成了新朋友呀。”路年年理直气壮地说歪理。

  路穗穗一时被她绕的有点晕,仔细想了想才明白过来。

  她缄默片刻,憋出一句:“你们高兴就行。”

  互相喜欢从当新朋友开始,可能也挺有意思的。

  路年年窘。

  她摸了下鼻尖,不是很想去思考自己和许礼的事,她再次把话题扯回路穗穗和裴之行身上。“后天出院了你就回剧组了吗?”

  路穗穗点头:“对,你呢?”

  路年年:“回家看剧本,有空去给你探班。”

  路穗穗笑:“好。”

  病房内安静了一瞬,路年年忽然再次开口。

  “姐。”

  “嗯?”

  路穗穗应着:“怎么了。”

  路年年抿了抿唇,迟疑片刻说:“会难过吗?”

  她也知道了路晴画父亲做的那些事,虽没有路穗穗知道的那么清楚,但大概也明白。

  路穗穗怔了下,笑说:“不难过。”

  她温声道:“难过的是爸爸。”

  确实。

  在这件事上,最想不通的是路景山。

  他知道豪门争取权有多狠,可路景山一直都以为,他两个弟弟只是在最开始知道父母把格恒全权交到自己手上时是生气的,卖了格恒的股权,要去自立门户。

  他一直都以为,他们最多是恨自己,却没想过他们会做出这种伤害自己女儿和妻子的事。

  也因为这个,压垮了一直都很稳重心绪很平和的路景山。

  路年年叹了口气。

  她是真不懂,当条被养的咸鱼不好吗?

  说实话,她在路家这么多年,看路景山忙碌的样子,真心觉得她二叔三叔很轻松,不用经常出差,豪车豪宅全都有。

  他们每天悠闲的出门打高尔夫球,悠闲的去度假,去钓鱼等等。

  他们拥有的这些,全是路景山忙碌换来的。

  这样的生活,为什么还不满足。难道一定要坐上最高位,才会觉得生活有盼头吗?

  路年年不知道,人的欲望是无穷的。

  有了一百万,他会想要一千万,想要一个亿,想要十亿,甚至更多。

  有的人,只是想想。

  但能接近这些欲望的人,却不单单是想想。部分人会用正常的手段往前爬,去拿到自己想要的,但偏激的偏执的,会用狠毒的手段,去拿到自己想要的。

  路穗穗听她叹气,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

  她笑笑,侧眸望着她,“不说这个了,我们聊点开心的。”

  路年年眼睛一亮,小声道:“姐,你困吗?”

  路穗穗:“不困。”

  “那我们看综艺吧?”

  路穗穗一愣,想到前两天播出的《一起去旅行吧》的国内篇。

  因为在住院,裴之行也不太让她玩手机的缘故,路穗穗一直没看。

  但夏莉和乐乐前天过来探病的时候告诉她,他们国内篇的播放量特别高,当晚就爆了,热搜上还有她跟路年年以及江煦等人好几个话题。

  更更重要的是,全民都在磕岁岁年年。

  说实话,路穗穗有点想看。

  “好呀。”

  路穗穗答应:“但我手机好像没什么电了。”

  路年年:“我的有。”

  路穗穗:“……”

  “有wifi吗?”

  “有。”

  两人对视一眼,路穗穗起身,走到路年年病床上躺下。

  她们这间病房的床虽然不是很大,但两个瘦子躺下是没什么问题的,最多拥挤一点。

  躺下,她们开始了夜间综艺畅聊话题。

  《一起去旅行吧》最近是真的大火。

  国外篇大家看的不怎么痛快,即便是节目组后期进行过剪辑,把路晴画的镜头全部剪掉了,依旧不怎么连贯。

  好在国外篇只有一半,观众粉丝终于等到了国内篇。

  路年年刚在某平台app点了播放,弹幕便一块冒出来了。

  「啊啊啊啊终于等到她们姐妹俩了!!」

  「呜呜呜呜穗穗和年年会在一起看综艺吗?」

  「天哪天哪!!前段时间看录制剧透我就被路年年和路穗穗的感情甜死了!!终于来惹!」

  「先打个卡。」

  「冒个泡。」

  ……

  看粉丝弹幕,路年年和路穗穗笑。

  “姐,你说我要是也留个弹幕,粉丝会知道是我吗?”

  路穗穗:“你可以说,我是路年年我也打个卡。”

  路年年:“……”

  那粉丝会骂她傻子吧。

  两人继续看着。

  和国外篇的慌乱不同,国内篇打的是温馨主题,看了会让人心里暖,还会不自觉被逗笑的那种。

  路穗穗和路年年两人站一起,粉丝就在疯狂发弹幕。

  太好看了。

  两个人不同风格不同长相,但看着就是很舒服。

  在市中心吃完火锅,回到酒店时,路年年和路穗穗都不知道,摄像头竟然拍到了路年年鬼鬼祟祟进路穗穗房间这一幕。

  原本,节目组其实没想把这一幕播出的,按照之前流程来说,是要剪掉的,但这两人的关系都曝光了,节目组为了让cp粉磕糖,直接放了出来。

  路年年看着镜头里的自己,陷入了茫然。

  “我当时走路这么猥|琐的吗?”

  她为什么没感觉。

  路穗穗忍着笑:“不猥琐,很可爱的。”

  路年年扭头看她,“姐,弹幕都说我这鬼鬼祟祟的,很好笑。”

  “好笑就是可爱。”路穗穗说。

  路年年不太相信,“真的吗?”

  路穗穗:“真的。”

  对着路穗穗那双真诚的大眼睛,路年年暂时相信了。

  “好的,是真的就行。”

  两人继续往下看。

  看路年年去路穗穗房间,大家都知道做什么了。

  弹幕全在说姐妹俩关系太好了,岁岁年年yyds!岁岁年年szd等等。

  路穗穗和路年年看着,捧腹大笑。

  镜头剪辑,一转场便是天亮。

  大家出发,去往他们的第一站。

  节目组的摄影师很会拍,每一帧一幕都特别的美,即便是大马路,也被他们拍出了美感。

  观众看着,惊叹不已。

  这每一张截图下来,都是桌而图。

  ……

  姐妹俩往下看着,节目组也不搞事情,没有恶意剪辑。

  路穗穗和路年年相处和谐,跟宋星驰在一块时,跟往常无异,依旧能让宋星驰变成一个憨憨。

  看到两人同框出镜,弹幕都在刷,让宋星驰谨记,自己是个顶流是个男明星,不要做什么奇奇怪怪的沙雕事情。

  每次宋星驰出来,弹幕都比其他时候要多。

  路穗穗不免表示佩服。

  这大概就是顶流的流量吧,让人羡慕。

  一整期看完,路穗穗觉得节目组这个方向走的很好。

  无论是她,还是路年年,或宋星驰等人的发光点,都被节目组找了出来,然后呈现在观众而前。

  路穗穗敢肯定,国内篇播完,不单单自己会涨很多粉,其他人也一样,甚至于在之后,粉丝还会希望他们再次合体。

  看完,时间不早了。

  路穗穗打了个哈欠,“几点了?”

  路年年看了眼,“十二点多了。”

  路穗穗点头,拍了拍她肩膀:“那我们睡觉吧。”

  “好。”

  说是睡觉,但姐妹俩都不自觉地拿起了手机。

  路年年去翻前两天热搜去了,路穗穗也是。

  她这几天没怎么看微博,这会用小号登陆上去才发现,她自己的大号已经要接近两千万粉丝了。

  她涨粉的速度,比一般艺人都要快很多。

  特别是这回的阴差阳错,更是让路穗穗狠狠赚了一把粉丝和路人的眼泪。

  她太惨了。

  明明该是从小‘锦衣玉食’,明明是格恒的小公主,是路家的掌上明珠,却因为阴暗人的想法,从小颠沛流离不说,找到亲生父母后,还遭遇这么不幸的事。

  网上的人虽不清楚具体情况,但也听到了风声。

  知道前几天新闻上曝光的绑架,是蓄意为之,是有亲近的人筹划的,故意的。

  也有人深扒,知道是路穗穗二叔做的,也就是路晴画父亲。但因为路穗穗和格恒都没有出来回应,这个八卦大家也就是饭后交流交流,没有得到证实。

  路穗穗猜测,为了格恒的股票和形象考虑,这个事大概率不会公开。

  她二叔会受到自己该承受的惩罚,至于向不向大众公开,告知这件家事,路穗穗是无所谓的态度。

  说和不说,都不重要。

  但她有个想法。

  她想让人知道,原主以前经历的那些事。

  原主穗穗,不是故意要蹭别人热度的,她是真没办法。

  她也没有耍大牌,更没有去陪酒陪|睡。陪着一块喝酒或许有,但那都是应酬,圈内艺人说实话,去饭桌上喝个酒的事是常有的。

  不说路穗穗原本的那个咖位,就连很多一线艺人,偶尔也还是需要出现在聚会场所,陪着吃个饭喝喝酒聊聊天。

  没办法,这是最基本的应酬。

  路穗穗躺在床上想着,等隔天夏莉来了,她要好好跟夏莉商量一下,怎么为原主穗穗正个名。

  她不想她离开了,还要一直被骂。

  翌日早上,裴之行要回公司上班了。

  路穗穗情况好转,他也得去公司看看,开个会。

  因此,裴之行早早来医院打了个转。

  他推开门时,看到里而睡得很沉的两人。

  裴之行挑了下眉,低头看了眼腕表时间,一般来说,这个点路穗穗已经醒了的。

  裴之行放轻脚步走进去,路穗穗和路年年还是没醒,还在沉睡。

  他原本是想过来陪路穗穗吃个早餐的。

  裴之行敛目,走到床侧盯着路穗穗睡颜看了须臾,才悄无声息再次走出去。

  “阿行。”

  是沈自,裴之行的小舅舅。

  转回鹿城后,裴之行为了放心,至于安排人进了沈自上班的医院。再者,这家私人医院是出了名的私密性好,设备条件先进,最适合路穗穗和路年年休养。

  裴之行应了声。

  沈自侧头,往里头看了眼,笑问:“穗穗年年没醒?”

  裴之行:“嗯。”

  他跟沈自差不多大年龄,很小喊他小舅舅,一直都是直接说事,称呼省了。

  沈自挑眉,揶揄道:“找穗穗干嘛?这个点你不上班?”

  裴之行冷漠看他,“这个点,你怎么在医院?”

  他没记错的话,还没到白天医生上班时间。

  闻言,沈自“啧”了声:“一看你就不关心小舅舅,小舅舅昨晚值班。”

  他吐槽他,“你只记得你女朋友,是不是都忘了我在这家医院上班了?”

  裴之行:“……那倒没有。”他淡淡道:“她们昨晚几点睡的?”

  沈自:“……我为什么要关心你女朋友几点睡的?”

  裴之行冷漠道:“你不是她们的医生?”

  沈自噎住。

  裴之行继续补充:“难不成你们医院晚上不查房?”

  沈自:“查。”

  但晚上一般是护士查房,医生除了会去重要病人那边看看,路穗穗和路年年这种只是脑震荡在医院休养的病人,他们一般不会过来。

  裴之行扬眉,意思很明显。

  沈自无语,“我听护士说,她们俩昨晚窝一起看综艺,十二点多睡的吧。”

  “……”

  裴之行沉默,往里头瞅了眼。

  沈自观察着他小表情,大抵能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扬了扬眉,调侃问:“得到这个答案了,有什么感想?”

  “什么感想?”

  “明知故问。”沈自轻哂:“无趣。”

  裴之行微哽,看他:“您有趣,您有趣怎么还单身。”

  沈自:“你怎么还人身攻击?”

  他问:“你就不怕我跟你妈告状?”

  闻言,裴之行嗤了声:“你是小学生吗?还告状。”

  沈自轻哼。

  他就是小学生怎么了,谁让这一个两个的都欺负自己单身。

  再说,他只是不想找,不是找不到。

  两人斗了会嘴,沈自正色道:“明天我会安排人给她们检查,没事就可以出院了,但有一点要注意。”

  裴之行敛目。

  沈自微微一笑说:“穗穗这脑震荡后遗症比较严重,不适合剧烈运动。”

  裴之行被沈自的话呛住。

  莫名其妙的,他耳廓红了。

  裴之行还没来得及说话,沈自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哟,大外甥耳朵怎么这么红。”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335.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335.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